關於部落格
我的思想,我的文字,我的空間
  • 88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國際笑話 International Joke——5月10日更新

有個認識了很久的朋友,名字也偶爾會出現的Max,還有家裏最年輕的housemate,今天開始名字會滿常出現的YunYun,兩個同年的最近老是在我們面前閙了一堆笑話。

當然,我在分享之前,必須很認真地發誓,我絕對沒有取笑她們的意思,老實說,認識她們就知道她們比較直接單純,分享也只是想說,原來還有人可愛到這樣讓人提起就會笑到肚子痛的地步,她們的存在絕對是很正面地帶來快樂。

還有就是,也會分享我們朋友之間發生的笑話,不只是她們兩個,但我相信,應該會以她們兩個爲主。

********************************************

Max篇:

某日,車上播着動力火車的《忠孝東路走九遍》,水銀和照燒在哼着的時候,Max好奇問道:“忠孝東路在哪裏?”
水銀本來沒有考她的意思,只是隨口反問:“那妳覺得在哪裏呢?”
Max認真思考了之後,疑惑地答:“在馬六甲?”
一句疑問,當下讓水銀和照燒無比慶幸,他們嘴巴裏除了自己的口水之外,沒有含着其他食品或者飲料。
水銀耐着性子,本着“有教無類”以及“這不是一塊朽木”的期待,給了她一點提示:“基本上,這是非常中國化的名字哦,而且你仔細聼完這首歌,裏頭的歌詞有唱到。”
於是Max在聼完了整首,動力火車的chorus也再三強調“跳上火車離開傷心的台北……”之後,Max非常篤定地回答:“嗯,忠孝東路就是在馬六甲。”——理由則是,只有馬六甲這個號稱“文化古城”的州才會有如此“中文”的路名。

PS:水銀吐嘈曰,那麽,難道Jalan Hang Tuah竟然是在台北?!


YunYun篇:
馬來西亞政壇曾經有個轟動全馬,甚至是國際的政治陰謀,就是當前任首相馬哈迪,當他還是首相的時候,他的一位副首相安華因爲
犯了“雞姦案”而被関入監牢。

爲了客觀報道,以及爲了國外一些可能不知道馬來西亞國家新聞的朋友們,我先在此列出幾個要點,方便大家明白發生什麽事情:
·第一,先不論那位安華是被陷害還是怎麽樣,總之他是因爲雞姦了一位男人,所以才被請吃皇家飯。
·第二,既然是他坐牢而不是對方坐牢,那麽按照常識推斷,自然因爲是“他雞姦了對方”對吧?
·第三,在馬來西亞這個伊斯蘭教國家中,男人和男人之間有性行爲,姑且勿論是否雙方你情我願,總之同性戀就已經是有罪了。
·第四,安華今年被釋放出來,並且在政壇中再掀風雲。
·第五,開始非常不得人心的國陣黨,今年難得慘敗,再也沒有2/3議席的優勢,可説是創國首擧了。
·第六,不知道是誰、爲了什麽目的,總之,今年大選國陣黨慘敗之後,安華又被告“雞姦”罪名。

於是很自然地,有一陣子大家的話題中心就繞着“政治”和“安華”打轉。
不過,當我們和YunYun聊到的時候,她劈頭就是一句:“安華就是那個被雞姦的對吧?”
(我們當場全部笑趴地,因爲她是當真這樣以爲,而不是單純地說錯話。)

PS:懶惰魚吐嘈,如果他是被雞姦的,爲什麽是他坐牢呢?那不就太沒天理了對吧?


YunYun篇:
(安華聊天後續)

由於以上的發言,於是我們在聊了一陣子之後,決定不要再聊關於政治這麽沒有前景可言的話題,於是就轉而作弄YunYun,考起她的常識了。

以下是和YunYun之間的幾道Q&A -

水銀問:“水和油哪一個比較重?”
YunYun想也沒想就回答:“當然是一樣重!”
懶惰魚於是在抱着肚皮笑的時候,稍微提點一下:“那炒菜烹調的時候,浮起來那一層叫什麽啊?”
她才恍然大悟。

接着懶惰魚又問:“一公斤的鉄和一公斤的棉花,哪一個比較重?”
彼女這次更自信地回答:“我不會再弄錯了,當然是鉄比較重!”
(大家於是再次笑趴,她想了一下才恍然大悟。)

聽聞有人比自己沒常識,Max於是就興致來了,找一天終于遇到YunYun的時候,問了她另一個常識題:“公鷄在尖形的屋頂上下蛋,雞蛋會往左邊掉還是右邊掉?”
YunYun掉以輕心,非常快速地答道:“你不要騙我,我知道答案是——往下掉!”
(各位看官,看出語病沒有?一、二、三,好,如果你的答案和YunYun一樣,那麽恭喜你,常識可以再去考過。)

Max狂笑着反問:“公鷄原來可以下蛋的嗎?”

(2008年9月3日紀錄)

********************************************

懶惰魚篇:

話説回來,雖然不是常識方面的笑話,但我自己也常搞很多讓人哭笑不得的笑話,而且當“丟三落四”本身已經成爲了每日一行之後,一般來説朋友們就是在比較,我哪一次忘掉的東西比較嚴重或搞笑而已。

新加坡書展篇:
今年5月尾~6月頭,原本新加坡那兒有個國際書展,我、水銀和派得力克都有想買的書,而那些書只有在那個書展才找得到,於是我和水銀當下立刻捨棄吉隆坡的大衆書展,跟隨剛好有下來吉隆坡的派得力克,一起投入新加坡書展……

這是原本的計劃啦。

我們原本的計劃是,星期六抵達柔佛新山之後,先在派得力克的家借住兩晚(他是柔佛人),等到星期一他休假,就前去新加坡參加書展,而在柔佛有老朋友的水銀,也剛好可以借機和幾個老朋友聚會。

沒想到,星期一早上,正要準備進入新加坡之前,水銀隨口說了一句,要記得帶護照哦!

我 下意識把手伸入包包裏面檢查,東摸摸——沒有、西碰碰——也沒有……這才驚恐地想到,因爲要出遠門,所以我換了個包包!而我的護照,則留在之前的那個包包 裏面!至於水銀,已經非常熟悉我脾性的知己,一看我的臉色不對,立刻就知道出大問題了,只是一臉就要氣死了的表情看着我問了三個字:“不是吧?”

幾個人互相望了一眼,再把我的包包從裏面翻到外面,連包包内層都差一點要割開來看,但因爲沒有刀片而作罷……終于得到了一個結論,興致勃勃說要出國的人,竟然搞出忘了帶護照這種大烏龍!!!

結果就是,試盡了各種屎橋都不行或自己覺得行不通之後,我只能含淚交待水銀他們我要的書,然後哀怨地在新山等他們回來……真的是讓每個人都吐好幾升血的大烏龍。


1U看戯篇:
話説認識我們的朋友,就知道水銀和我平日除了看書旅行吃飯打屁胡鬧干盡廢事之外,另一個最大的樂趣就是看電影,可以像跑馬拉松那樣看足三、四場絕對不是問題,差別只是在於馬拉松耗體力而坐着幾個鐘頭可以補足體力。

那天我們早上進入1U買了兩場戯的戲票,逛完了之後由於時間還早,便回家休息再出門看戯。

再次入場時,我們的車子一駕上去戲院旁的停車場,就非常高興地發現,有位子!正正在戲院旁的位子!那可是我們第一次那麽好運才可以泊到的位子!

停好車子,開開心心地下車走到戲院門口了,正要挖出戲票的時候……又是左翻右翻,然後一臉‘糟糕了’的表情看着水銀。

於是她又是那句經典的:“不是吧?”

我微弱心虛地點點頭,然後兩個人一起沉默……………………

有鑒于我們都不想要在沉默中趕不及看那一場電影,於是就在水銀的教訓聲中,兩個人忍痛捨棄剛剛找到的好車位,再次離開1U趕回家拿了戲票,再次入場時……想當然爾,好位子沒有了,還遲了入場。

從此以後,但凡遇到要出來再次進去戲院的情形,水銀必定在出發前再三提我檢查戲票帶了沒有。

PS:1U是馬來西亞-->Petaling Jaya一間相當大型有名的購物廣場,由於就在我家隔壁,因此我們還蠻常去那邊消耗時間的。

(2008年9月5日紀錄)

********************************************

Max篇:

今晚,和水銀還有懶惰魚一起去吃Pancake的Max,由於是第一次踏足這家Pancake專賣店,因此Max是很好奇,也什麽都有興趣。

直到侍者端出做為甜品的小型pancake以及搭配的楓糖漿時,Max一品嘗楓糖漿,立刻驚為天人地讚賞:“這個糖漿好讚,有一股特殊的香味!”

於是水銀就說,這當然的啊,這是楓糖漿的特殊香味,所以吃pancake配楓糖漿是最讚的了。

Max聼了之後連連點頭,並且非常順利成章地接下去:“我知道我知道,楓糖漿是不是就是那個……小販在Pasar Malam擺攤子的時候,把整大塊的糖磗,敲成小塊了之後再燒融做成的,對吧?”

懶 惰魚一口水含在嘴裏,深呼吸三次,反復告訴自己這是公共場合,噴水絕對不是優雅的舉止,勉強把水咽了下去之後,才反問Max:“你知不知道,楓糖漿之所以 叫‘楓糖漿’,是因爲那是取自加拿大楓樹的糖液提煉而成……別説馬來西亞沒有了,就算有,告訴我是誰這麽天才可以把楓糖漿弄成糖磗再敲碎來賣?!”

Max爬了爬頭皮,一臉不明所以:“可是,我母親是這樣告訴我沒錯啊,一樣也有個‘Feng’的發音……”

水銀非常冷靜地分析:“你母親是告訴你,那個叫做‘石蜂糖’吧?”

Max這才恍然大悟:“對哦,一樣有個‘Feng’的發音,我以爲你說的是‘蜂糖漿’……”


於是,Max再次更新了她的國際笑話紀錄,植物屬性的“楓糖漿”和動物屬性的“石蜂糖”,竟然也可以混爲一談。

(2008年9月10日紀錄)

********************************************

我家老弟篇:

這是發生在回家鄉時候的事情,某天從外面回來,上樓的時候,非常驚訝地看到,整個二樓都攤滿了老弟的參考書、Pass Year Papers、練習簿等等,最重要的是,每一本紙製品,都皺巴巴的猶如游了一圈水池之後剛剛被撈上來。

我看看天花板、看看窗口,才開口問:“這是幹什麽?家裏漏水了,還是出門前忘記関窗所以水淹二樓?”

老弟一臉非常無奈地看着我,張口欲言,又好像不知該從何說起的委屈樣。

此時,之前先上樓的水銀,就和我說:“剛剛,林亦飛做了一件國際笑話,所以他現在正在曬鹹魚。”

我疑惑地看向老弟,他更無奈地解釋:“事情的起源是這樣,我在偏客廳做功課的時候,突然很口渴,所以我就拿起了水瓶,開了蓋準備喝水……”

我繼續追問:“然後呢?”

“然後事情就發生了。”他重重嘆了口氣,道:“我正要喝水前,突然注意到練習簿啊、Pass Year Papers啊、參考書啊,全部散落在地上,好像很亂,就想着要整理一下,於是就把開了蓋的水瓶夾在腋下,然後彎身下去整理……悲劇就此發生了。”

(我鼓掌,然後水銀曰“有其姐必有其弟。”)

********************************************

Calvert大哥篇:

哈哈,請務必相信,我要放上來這篇的時候,是抱着‘必死的決心’。

話説那天我們和Calvert聊着聖誕節的計劃,結果他就提到了自己的烤火雞經歷。
根據他的説法,就是某年聖誕節,他和朋友們突然心血來潮想要烤火雞應景,於是就興匆匆跑去買了一隻體型最小的火雞,準備直接放在BBQ烤架上面烤。
結果,據説那樣的烹調法,讓他深刻了解到火雞肉之堅韌度。

由於沒有烹調經驗,於是他們買了回來之後,才發現沒有適當的燒烤工具。
沒關係,這個問題不大,他們用好幾支燒烤用的叉子,從不同角度叉好火雞之後,克難地開始燒烤工作。

燒烤的過程,才是最辛苦的。
因爲他們發現火雞肉的堅韌度遠遠超過了他們的想象,再加上姑娘上花轎——生平第一遭,根本不知道烤到什麽程度才算熟透。
於是,他們烤啊烤、烤啊烤、烤啊烤……我也忘了,Calvert到底是說了多久的時間。
總之,好不容易,他們擅自決定,應該烤得差不多了吧,於是就把火雞拿了下來。
然後,就到了最麻煩的時候。

據説,據説啦(這是個人殘留印象),他們在用刀子切入的瞬間,終于明白到一個事實——
原來火雞肉是非常硬的!
而咬入口的瞬間,也更深刻的體會到,火雞肉的硬澀和無味,絕對就是造就亞洲人不吃火雞的原因。


聽到這裡,其實我和水銀已經非常沒有良心的笑到軟了。
因爲我們之前在《美味風采》的時候,就已經聽聞了火雞肉不好處理的知識。
火雞肉無味,而且很難入味,一般要烤之前,是要腌隔夜的。
此外,爲了增加鮮甜味和讓肉質較軟嫩,外國人的習俗就是會把很多材料塞入火雞内才放入烤爐燒烤。
烤好之後……其實,火雞是只有幾個比較多肉的部份,例如火雞胸,才會直接食用!
更重要的是,耳聞剛烤好的火雞,其實主要是先食用塞入内的餡料。
否則,我印象中多骨的部份,他們會用來熬湯,因爲可以熬出味道很好的高湯。
至於他們選擇火雞,是因爲火雞體型大,腌過烤過之後,放着整個冬天不容易壞,可以讓家庭主婦們慢慢拆解讓整家人吃過冬。

於是,此事讓我們明白到,每個人都有過自己天真可愛的時候。
還有,火雞的知識,是我自己所知道的。
如果有人發現不正確,歡迎指出。

********************************************

懶惰魚篇:

(無喱頭篇)

話説人偶爾也會做些很無喱頭的事情,最近我就突然想起自己的某件糗事。

之前有一次返回玻璃市時,就發現玻璃市的泊車系統變得非常先進了,採用澳洲的形式——就是劃分泊車格子,然後你只需要在每個格子所歸屬的泊車機裏面,按了自己的格子號碼和丟錢幣就行了,連印紙都不用,非常環保。

這種系統的好處就是,當那一區的泊車機坏掉之後,但凡是泊在那一帶格子中的車,都可以免費泊車了,而不需要像印紙的系統那樣,你還要跑去別處沒有坏掉的機器還錢。

可是,我初次回到的時候,由於還不知道這個系統的運作法,於是就做了一件蠢事:

那時,我恰好泊到了一個機器坏掉的格子,走過去正要還錢的時候,發現機器坏了,結果我竟然開始煩惱!
而煩惱結束之後,我就走回車上——退出格子,然後特地找了一個機器沒坏的格子,泊進去!!!

我竟然自己特地跑去泊需要還錢的地方!!!

事後母親問我,爲什麽泊個車要花這樣久的時間,我向她說了之後,她笑到脫力的樣子我永遠記得。
當然事後就為自己多添一件糗事了。
(虧我老是心心念念着要省錢,而被人取笑‘Aunty’也無所謂,竟然會去做這種蠢事……Orz)

********************************************

謎語篇:

二表哥給的兩個新謎語,第一個:

車在飛——猜一飲料。

(答案:Car飛=咖啡。)


第二個:

魚沒有力 / 魚沒有Power——猜雪隆區一個有名的購物中心。

(答案:Ikan no Power = Ikano Power Centre。)


二表哥閑來無事,每次回家鄉和同學們聚會的時候,就會這樣互相出冷笑話來猜,這兩個是最近聽到,覺得有趣的~大家可以給朋友們猜猜,但第二題請不要爲難外坡或外國朋友~

答案在問題下面,但請務必用腦用力想過之後,才自己找出來吧~

********************************************

懶惰魚+水銀篇:

(無喱頭篇)

這是某天和朋友聊起,才想到的,是發生在照燒身上,當時他還在吉隆坡居住。
那時候我們和照燒進行着共車計劃,平日都是他用,當我們想用的時候,就負責載他上下班。

結果某次我們去接他下班時,按照慣例把車停在樓下等他上車,剛好兩人腦海裏都一直想着別的事情,於是在聽到開車門的聲音、照燒的聲音和關車門的聲音,就踩油開車走了。

待我們到了另一個地點,水銀轉頭要叫照燒下車幫我拿東西之際,才愕然地問我:“照燒呢?!”

我還愣愣地回答:“不就在後面嗎?”同時轉過頭一看——後面只有照燒的一個背包,哪裏有照燒的影子了?


於是兩個人連忙把車子駕回去照燒的辦公室門口,果不其然看到他一臉被雷翻了的表情,無奈地看着我們把小車駕近停下。

原來照燒打開車門的時候,是爲了把包包丟上來,而他說的話是:“我上去拿個東西,等我一下。”再關上車門。

但我們兩個都分心到了一點都注意到的境界,只是按照慣例的模式“開車門—>照燒的聲音(打招呼)—>關車門”,步驟齊了之後就開車走人,結果……竟然引發了這種囧事Orz

********************************************

妹妹工作百態篇:

妹妹是在OxxC銀行的customer service部門工作,某天她的同事接到了一個電話,電話裏的顧客不斷詢問有關ATM卡的問題,並且很疑惑爲什麽自己的ATM卡無法使用。

同事於是很有耐心地guide對方,直到最後他問了一句關鍵性的問題:“請問你用的是什麽卡?”

顧客於是很理直氣壯地回答:“當然就是AmXXnk的ATM卡啦!”

(我聼了之後,當場笑趴,你用AmXXnk的卡去OXXC銀行提款,難怪錢出不來——應該說,那顧客要慶幸錢出不來,否則似乎需要RM20手續費呢!)

(順帶一提,據説當時那位顧客是在位于Masjid Jamek附近的OXXC銀行閙出這烏龍,是因爲在那邊的OXXC銀行和AmXXnk銀行是鄰居,兩者的招牌顔色非常相似,於是就搞錯了。)


工作的半夜shift時,妹妹的同事們偶爾會偷閑看些別的,看到極度分心時,這時候若是顧客打電話進來,就會有奇怪的對應。

某同事A不小心回答曰:“你好,我是OXXC。”(人變成了銀行。)

某同事B則剛好在瀏覽着公司網頁時接電話,於是直覺答曰:“你好,我是oxxc.com。”(據説很大聲,而且同事們全都聽到了,大家當場笑趴。)


懶惰魚和妹妹超牛篇:

最近和妹妹去探了表哥,表哥家位于公寓,公寓進出總是喜歡查東查西,還要訪客留身份証或駕駛證件之類的,但妹妹生平最討厭就是這種麻煩事,於是每次總是無視直闖。

這一次闖不過,必須登記資料時,妹妹已經非常不耐煩了,待保安們禮貌地要證件時,她直接推說沒帶駕駛證件出門,於是保安叔叔們就爲難了——因爲他們又不可以收身份證,那怎麽辦?

結果一位保安叔叔就說:“Bagi kad, apa kad pun boleh。”(馬來文,譯:隨便給我一張卡都可以。)

於是妹妹不知是聼錯還是故意弄錯(極度懷疑是故意的),確認地問:“Business kad pun boleh?”(馬來文:名片也可以?)

保安叔叔點頭:“Bolehlah, asal kad sudah boleh。”(馬來文:可以,只要是卡就可以了。)

妹妹當場轉頭向我伸手:“我沒有名片,給我你的名片。”

其實我是有聽到保安叔叔們要的東西,但我也不喜歡把自己的證件交出去,於是我也裝傻把名片交了出去,結果保安叔叔們當場囧rz了。

保安叔叔:“Apa ini? ”
(譯:這是什麽?

妹妹:“Kad lah!”(譯:就是卡啊。)

保安叔叔:“(吐血狀)Saya kata kad macam driving license, bukan ini.” (譯:我說的是類似駕駛證件類的卡,不是這種卡。)

妹妹堅持:“Kamu kata apa kad pun boleh!”(譯:你們又說什麽卡都可以。)


最後,保安叔叔們敗在我們的裝傻和強勢,於是只好放行,我們也成了少數用名片進出的訪客XD!

(再次強烈懷疑,保安叔叔們是想說,誰的卡都可以,但我們硬是裝傻不知道混過去。)

********************************************

懶惰魚+水銀篇:

(惡搞篇)

某個周末去找二哥喝茶聊天,剛好在見我們之前,他已經去了另一場朋友的生日派對,略微醉醺地在家裏等我們,再委屈地被我們強拖上車。

見到了之後,我們就載他前去McD喝茶,結果此友神志不清得在下車之際,一個大意把錢包留在車子裏,並且非常不幸地被水銀眼明手快地發現而收了起來遞給我,再小聲邪惡地說:“有人請客。”

於是我也立刻就把錢包收好,大家再假裝什麽都不知道,無辜地看着二哥以爲自己忘了帶錢包。

待進到McD之後,大家就點要吃的東西,我在向二哥確認的時候,還特別把他的錢包在他面前晃了兩晃……沒想到,此友竟然無視,只說交給我們,他們去找位子。

我當場已經暗笑到要斷氣了。


沒想到,之後走到位子上,我們再次若無其事地拿出他的錢包,放在桌子上,此君依舊無知無覺地發愣聊天。

我們反復嘗試把錢包換了幾個位子,直到把錢包放到此君的手邊,他才突然意識到旅行了整個桌子的黑色方形物體,就是他忘記帶出來的錢包。

他的表情讓我們畢生難忘——當然,那一餐也沒有那麽殘忍讓他請客,我們還是AA制了。


於是,二哥對自己的錢包視而不見的糗事,大概會被我們笑足很長的一段時間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