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的思想,我的文字,我的空間
  • 884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看雪》

*******************************************

“我想看雪。”

在擠得水洩不通的金河廣場前,她看着裝飾得過份華麗的聖誕樹,突然這麽對他說到。

他愣了好一會兒,不明白她爲什麽突然這麽說。

她轉而看向他,笑得燦爛又可愛又期待地,撒嬌道:“好不好,我們想辦法一起去看雪?”

看着那雙美麗的黑寶石,倒映着聖誕樹的光點,那情景絢麗得讓他無法移開眼光,拒絕的話於是只能哽在喉嚨處。

“那個……年終公司會發獎金……如果到那時候應該……”在和她的關係之中,他就是會變得木訥,在工作中的圓融徹底消失不見。

即使如此,他還是喜歡一切以她為重,寵着她,讓她依賴自己對自己撒嬌。

“可是,我就是想要現在去看耶!白色聖誕節,是我最想和你一起看到的十大景色之一!”雙手抓着他的胳膊,輕輕地搖着,那是她獨特的撒嬌方式,也是代表她“很想要很想要”的肢體語言。


最後,雖然他沒有辦法像言情小説裏最浪漫的男主角那樣,立刻訂了飛機票就帶她出國,可是他帶了她上去云頂,在人造的雪屋中,度過了兩人第一次的白色聖誕節。

坐在一堆的人造雪之中,她輕輕靠着他的肩膀,看着從天花板落下的雪花。

“如果是從天而降的雪花,應該會更漂亮吧?”她帶着憧憬地問他。

“我一定會讓妳看到的。”這是他的回答。

當時,她只是曖昧不明地微笑點頭。

當時,他還看不懂,爲什麽她的微笑,看起來是那麽地悲傷苦澀。


一個星期后,當他放工后前去她的家,想接她去約會,接到的卻是她父母冷冰冰遞來的喜帖,她的喜帖,新郎不是他的時候,他才醒悟過來。

像許多最俗套的小説情節。

父親的生意失敗,有一個富有又不難看的王老五願意幫忙出資周轉,條件是他要一個安份聽話、身世清白、年齡要23嵗以下,最重要的是,不可以計較他在外面有多少女人的另一半。

她的父親知道時,第一件事就是拉了她去相親。

然後,因爲王老五的母親對於這個看起來安份、乖巧、清秀的女孩相當滿意,婚事就此敲定了。

爲了父母親和家庭,她從一開始就決定了順從。

雙親搬出了以前她大姐抗婚、離家私奔,導致他們一家名譽掃地,至今都無言面對親戚朋友的事件,母親說到激動之處還幾度就要昏厥。

所以,無論如何,她都不願,也沒有辦法再辜負父母的期待。


默默地接過喜帖。

這對她不公平,對他更是徹底的不公平,他知道,她也知道。

雖然只是一介平凡的打工仔,可是他很努力,希望獲得她父母的認同。

她也很努力,讓父母點頭同意他們交往,並且答應若是到了她26嵗那年,男孩可以努力到他們認同的標準的話,就准許女孩嫁給他。

男孩很努力,相信可以在她25嵗那年迎娶她不是問題。

可是她的父母破壞了這項約定。

而他們都沒有反抗的餘地,因爲她的雙親所要求的嫁妝,對他而言是一筆天文數字。

就算很想要,借大耳窿都想要娶她。

但想到如果是這樣,日後她就要跟着他吃苦,他就不忍心。

所以,他選擇了轉身離開。


結婚前的一個星期,她在以前兩人秘密傳字條的樹枝上,看到了一封沒有署名的信封,被牢固地綁在樹枝上。

心臟怦然失速,她顫抖着手,小心翼翼地將信封解了下來,以着期待又害怕的心情,如視珍寶地打開來看。

裏面沒有感性的文字,只是一張飛機票,可是她的淚水卻如斷線珍珠般落下。

那是一張沒有期限的飛機票,地點是天氣寒冷、常年下雪的瑞典。


——就算我不在你身邊了,可是曾經對你承諾過的事物,我依舊會一一兌現。

這是當初他們都還稚嫩時,他紅着一張臉,認真又緊張地對她說的第一句甜言蜜語。

~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