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的思想,我的文字,我的空間
  • 883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粉紅心》


*********************************

那日,他放工回來時,家裏平時亮着的那盞燈沒亮了,他入門開燈之後,奇怪地發現,連平時在沙發上等他的老婆,也不見了。

是出去太遲沒回來,還是身體不舒服呢?

他帶着疑問和一絲的不安,走過餐桌時,才看到桌上一張素淨的白紙上,是老婆娟秀的字跡:

親愛的老公,

如果你回來時看到這張留言,請你務必要過來尋找我。
我迷路了找不到回家的路,但我會在一個地方等你。
那是一個我們一起找到‘粉紅心’的地方。
若是過了今晚,你還找不到我,那我説不定會被別人撿走了。
記得要趕快過來哦!

你最可愛的老婆


看着字條,他先是皺眉,接着是無奈地嘆了口氣,然後又笑了出來,然後再次拿起剛剛才放下的車鎖匙和門鎖。
才回家,又要我出門奔波,老婆待會我們有帳好算了。


找老婆的過程,並不困難也不崎嶇。
只是途中天開始下起牛毛細雨的時候,他的心稍微緊了一緊,並且在内心深處小小詛咒一下那車龍。
當車子駛入那住宅區的時候,昔日的回憶浮上了腦海中……

***********************

那是一個晴空萬里無雲的好天氣。
那時候,他和她都還不過是讀着大學一年級的學生而已。
那時候,他們也都沒有車,不過兩個人都喜歡在天氣好的時候,騎着一輛小綿羊出去兜風。

那一日,他們兜入了一個住宅區時,她突然在他耳邊大叫:“停下來、停下來、停下來!”
他被嚇了一跳,以爲她身體不舒服,結果小綿羊一停在路邊,她就立刻跳了下去,再衝到一棵樹下。

那是俗稱為‘水蓊’,台灣稱爲‘蓮霧’,也有人稱爲‘水Jambu’的果樹。
大概是季節到了,樹上結滿了累累的果實,一串串粉紅色的果實,壓得樹枝都低垂了,所以不少果實都在伸手可及的高度。
她伸手摘了幾顆,咬了一口,整張小臉蛋都皺了起來。

他把小綿羊停放好后,走了過去,幫她把頭盔拿下來:“真是傻妹,連頭盔都不拿下來,就跑過來偷人家的水果了,還偷到不好吃的那一個。”

“也不是不好吃……”她塞了一顆進他的嘴巴:“就是沒有買的那麽甜。”

那是一種很青澀的味道,有點酸、又帶了點苦,汁液流到喉嚨末處,卻又有那麽一絲讓人不確定是否存在的回甘滋味,還有屬於這種果實的特殊香味。
不難吃,但也不是超市中買回來的,那種甜得似乎用蜜糖浸過的香甜滋味。

“既然不好吃,那就算了,想吃就待會去Pasar Malam買吧。”看她再吃了幾顆,似乎還是沒有吃到滿意的,他於是就提議另一個方案。

“不要。”幾乎是想都不想,她就一口回絕了:“自己摘的比較不同,而且我覺得這種的很香啊,説不定只是我摘到的都不夠熟,所以才不夠甜。”

說着的同時,她的眼睛瞄向自己的身高夠不到的高度、再瞄向他、又再瞄上去、再瞄向他……不過是重復了兩三次,他就認命的踮高腳尖,半跳着開始幹起偷果賊的勾當。

“旁邊那個,左邊一點,不是、再左邊一串的,對,就是那一串,看起來紅一點,應該會比較甜……”她越指揮越開心,似乎比起果實甜不甜這件事,兩個人一起為某個目標而努力這件事,更讓他們快樂。

正當兩人玩得不亦樂乎的時候,一陣車號聲讓兩人暫停了手中的動作,往車號聲的方向望過去。

原來,他雖然把小綿羊停好了,但卻剛好是停在別人的房子籬笆前,因此阻住了屋主入屋停車的門口。兩人於是匆忙把所有到手的水蓊都放入小綿羊的籃子,然後趕快啓動離開。


待駛回了租借的房子一帶,他把小綿羊停在一個公園旁,兩人把水蓊拿下去,然後坐在公園裏的石椅一起分享。

她一面吃,一面看着他笑;看着她如花的笑顔,他突然也很想笑,再想到剛剛兩個人幼稚的偷水果舉止,於是忍不住就笑了出來。

那一天的水蓊滋味,他一輩子都忘不了——青澀、微酸帶點苦,但芳香並在喉中回甘的滋味,即使事隔多年,他也覺得那股滋味一直纏繞在舌間,從來沒有散去。

***********************

駛到了當年兩人一起偷水果的樹下,果不其然,就看到如今已經是他老婆的她,就站在樹下甜笑着對他招手。

嘆息着,他停車走向她,同時拿出了車上替換用的襯衫:“怎麽下雨了也不懂得避雨呢?幸好沒有打雷,否則在樹下多危險。”

她微笑着,滿臉的放心:“都說了是迷路,沒想這麽多……不過,看到你還記得,我好開心哦。”

“當然還記得。”他拿出手帕,幫她抹干了頭髮上的水滴,有些心疼地教訓:“總是想些亂七八糟的,好好照顧自己的身體健康才是最重要的,不是嗎?”

“嗯,還差兩年就要到‘七年之癢’了,我想到就不安嘛!”她伸出手環抱着他的腰,雖然雨停了,她也沒有多溼,但她就是喜歡被他寵溺的感覺。

“那現在我還記得,能讓我迷路的老婆安心跟我回家了嗎?”輕輕拍着她的腦袋,他知道的,最近她的幾個朋友都傳出了離婚的消息,因此讓她有些不安。

她在他懷裏點頭,突然又擡頭對他甜甜一笑:“差點忘了,再告訴你一個壞消息——我們的二人世界就要沒有了。”

***********************

看着他愣了好一會,才回過神抱着自己開心的狂親,又突然小心翼翼地拐自己上車,她的笑容從來沒有中斷過。

還是遲些再告訴他吧,爲什麽自己突然想跑來這裡。

其實,當年那些果實中,她確實在他摘給自己的那一串中,吃到了一顆非常甜、非常清甜的,就是因爲吃到了那一顆,所以她決定,他是值得自己托付的人。

她並沒有特別愛吃水蓊,可是她喜歡當年的那一顆顆,是因爲它們和市面上深紅色的水蓊不同,那一串串生長在路邊的水蓊,是小巧可愛的粉紅色,在她看來,就好像是一顆顆粉紅色的心。

所以,就算大部分味道是澀中帶酸,她還是喜歡,因爲她覺得那個味道,和戀愛的味道很像——戀愛,從來就沒有從頭甜到尾的,生活中大部分的時候,還是有酸、 有苦也有澀,只有細細品嘗,才嘗得到當中細微的清甜味,並且要有足夠的耐力和毅力把果子吃了下去之後,才能享受那在喉嚨間回甘的滋味。

於是,自醫生口中得知自己懷孕的消息之後,突然就很想要再看一眼這棵樹,想再看一眼當初這個讓自己下定決心要好好和他培養一段感情的地方。

看到他並沒有忘記,幾乎是一放工就趕過來,她就知道,把自己的這輩子交給這個男人,大概是錯不了了。

***********************

“老公……”

“嗯?”

“我們也在家裏外面,种一棵水蓊樹吧?”

“好啊,老婆喜歡就好。”

“……”

“……”

“………”

“………”

“不過,要怎樣在公寓的第12層种呢?”

“嗯……這是個很好的問題……”

~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