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的思想,我的文字,我的空間
  • 884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星期六清晨四點四十五分的客人》(節錄,含BL成份,慎入)


************************************

在一個連夜店都快要打烊的深夜,迎來了一位不速之客。

那是一位看起來十分穩重帥氣,打扮卻意外不相符合地狼狽,說難聽點有點近乎流浪漢的男人。

“先生,我們要打烊了。”雖然服務業有‘上門皆是客’的説法,可是……看看墻邊指着清晨四點四十五分的時鐘,酒保決定,還是先提醒一聲,以免到時候客人責怪自己掃興。

“沒關係,我很快就走。”男人微微一笑,並不在意酒保趕客似地説法,同時選擇了一個最角落的位子,擅自坐下。

聽見客人這麽說了,酒保也就抱着無可無不可的心態,上前問道:“那,請問客人你想點什麽酒呢?”

“鶴頂紅,或者可以一口致命的毒藥……”看到酒保滿臉的疑惑和些微的不安,男人才帶點苦笑地改口:“開玩笑的,給我一杯你們招牌的‘等待’吧!”

“知道了。”酒保這才退下,暫且留下一個隱蔽的空間給客人。


在將各種酒類,熟練地倒入攪拌器中,搖出客人指定的雞尾酒,同時酒保無法克制地再偷瞄男人幾眼……

忍不住感嘆,男人真的是生就一副,不管男人女人看了,都會為之讚嘆的好外皮。

棱角分明、硬朗的輪廓,結實高大、充滿安全感的胸懷……雖然不知道其他方面,例如經濟、工作、性格、車房貸款、家庭狀況等等如何,可是單看外表,就足以讓一票子女性為他傾倒。

不單止女人,恐怕……連男人也會為他傾心。

畢竟,這是一個無論男女,誰都可以愛上誰,並且高喊‘愛無分性別’的時代。


“客人,你的‘等待’。”調好酒之後,已經是四點五十分,再過十分鈡,這家酒吧便要關門收工了。

放下酒杯之後,也不理是否會掃了客人的興,就開始手邊的打掃工作。

先把桌椅全部抹乾淨,接着再把椅子一張張倒放在桌面上,然後才進行掃地、抹地的工作。

除了那位男人,也有幾位已經醉得七葷八素的客人,歪歪斜斜地倒在桌子、椅子甚至地上,但凡是打掃到那附近,酒保就會熟練地自客人的荷包中,先搜索看是否有聯絡人電話。

若有聯絡人電話,就會致電過去,請他們的朋友前來接他們回去;若沒有,則找出他們的身份證上的號碼,抄下地址之後,電召德士前來幫忙載客人回家,至於金額,當然是由客人的錢包中取出交給德士司機。

至於客人的安全……他會先致電給警察局備案,但卻不覺得,自己需要感到良心不安。畢竟會讓自己醉至這種時刻,還沒有任何防備的人,會出什麽事也是理所當然,他只是盡自己的本份,卻無需為不是自己的責任而負上不必要的苛責。

最後,再在門外掛上‘Closed’的告示牌,一天的工作基本上就已經告一段落了。


直到他完成了每天的工作流程之後,停下來擡起頭,看到的卻是,男人還是坐在那個位子上,手邊的‘等待’喝不到一半,而此時,時鐘已經指着清晨五點二十五分。

“客人,本店要關門了。”酒保淡淡地開口,平鋪直敍的語氣,卻很直接地表明了趕客的立場。

喊了一聲,發現男人似乎沒有反應,酒保只好開口多喊了兩句,才看到男人回過神來的模樣。

“啊,抱歉。”男人略帶歉疚地微笑,一口喝完手邊的‘等待’,從錢包中抽出三張十元,不待找錢便要離開。


不知道爲什麽,看到男人回過神來的時候,那抹瞬間閃過的,滄然淒迷的表情,酒保突然覺得,自己應該開口說些什麽。

做這一行做久了,酒保理智上知道,有些客人的事情,自己還是不要深究的好,畢竟公私分明是很重要的……可是,這男人身上,卻有一些自己覺得無法置之不理的元素。

輕輕嘆了一口氣,酒保走回吧台,在男人推門要離開之前,開口道:“如果你是想等待,不管是要等待一個人、一件事……還是一句話,只要你有想等待的東西,那你就留下來,然後別介意只有我這個無聊的酒保陪你聊天。”

男人回頭,略帶驚訝地看向酒保,然後看到酒保正準備再調一杯新的酒,表情立刻流露出感激。


“還想喝點什麽別的嗎?”看到男人重新坐回剛剛的座位,酒保這才開口詢問。

略為思索了一會兒,男人才開口,帶點苦澀地道:“還是‘等待’吧……”

酒保停下手邊的動作,深深地看着男人好一會兒,那種似乎要看穿人的靈魂、似乎什麽都看得透的眼神,一般人都會在那種注視下侷促不安,但男人卻只是坦然地讓酒保看,最後倒是酒保先投降了。

“客人,你想要的等待……”再看了看男人一眼,酒保只能直接開口詢問:“是哪一種等待?”


一句簡單的詢問,卻似乎勾起了男人的所有思緒。

於是,周圍的空氣在一瞬間凝結了。

透過那被定格了的氣氛,酒保似乎突然看到了,男人‘等待’的時光……


那是一份……

淡淡地,猶如細水長流,卻又濃烈得無法忽略的深情……偏偏,卻又充滿了苦澀的懊悔和深刻的絕望……

再經過了長時間的洗煉之後,留下來的,只有無止盡的自我貶責,似乎只有這樣,男人才可以略為紓緩那由‘等待’所帶來的,漫長且無望,日復一日的等待……


失去了才懂得珍惜……失去了,才知道自己已經愛得有多深……愛得深了,才要開始等待……

酒保沉默了下來,不打擾男人的思緒,開始著手調酒。

他看過不少人,前來這裡喝酒,為的就是‘等待’那一份錯過的愛情……卻沒有看過一個人,愛得那麽笨拙地真摯,又等待得那麽固執地絕望。


待酒保調好酒之後,也只是靜靜地遞到男人的旁邊,看他輕輕地拈起酒杯,啜了數口之後,再跌回自己的思海之中。

等到酒杯見底,男人才擡起頭,一臉歉意地看向酒保:“抱歉,浪費你的時間,卻什麽都沒有聊到……”

“沒關係。”酒保還是淡淡地,卻認真地回答:“你讓我看到了很多。”

眉頭微微一擡,但男人也僅僅是微微一笑,苦笑道:“是嗎?”

酒保點了點頭,開始收拾酒杯。


看着酒保收拾剩餘的事物,待酒保連店内的燈都関得七七八八,已經是最後的一刻了,男人才終于艱澀地開口。

“你看到的……是哪一種‘等待’?”問這句話的時候,男人連看向酒保的勇氣,都沒有。

酒保凝視着男人一會,才輕輕地開口:“我調給你的,不是‘等待’,而是‘希望’。”


聽到了酒保的回答,男人先是愣了好久,接着才豁然開朗般,微笑着道:“原來是‘希望’……謝謝你。”

仿佛重新拾回了‘等待’所需要的‘希望’,男人還慎重地道謝之後,才轉身離開。

在打開門的時候,男人先是站在門口邊好一會,才背着酒保,輕輕開口道:“你覺得,我有資格獲得他的原諒嗎?”


雖然這真的不是一個很聰明的問題,雖然酒保很想告訴男人,這句話,你應該當着你情人的面,自己親口詢問……可是,直覺卻告訴酒保,他必須好好回答。

所以,酒保在認真思索之後,先開口反問男人:“如果要你拿着卡通型、可愛的手提袋滿街走,你會覺得丟臉嗎?”

酒保無喱頭的接話,讓男人因爲錯愕而轉身,卻看到酒保一臉平靜地,帶點溫柔地微笑道:“可是,如果你願意為他這麽做,我相信他一定會原諒你的。”

***************************************************************************

男人離去之後的好久好久,每逢星期六的清晨四點四十五分,酒保忍不住就會想起,究竟男人取得情人的原諒了沒有?

然後,在很多很多年以後,有一天,當酒保在超級市場進貨,看到那位古板得看起來比實際年齡更老的男人,穿着非常正式帥氣的西裝,提着和形像完全不相符合的粉紅色哈囉吉蒂袋子,攬着一位清俊的少年購買各種零嘴的時候……

從男人溫柔似水的表情中,酒保得到了答案。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