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的思想,我的文字,我的空間
  • 884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回家》


*****************************************

我好餓……

又很累……

好想回家……

好想回家好好休息……


我無助地在巴士站旁邊徘徊,我已經待在這裡好一陣子了,無奈錢包和手提電話不知什麽時候跌掉了,找也找不到。

沒有選擇之下,我做了一件曾經讓自己非常唾棄的行爲——我開始向陌生的路人們求助。

但在這個充滿了欺詐的城市中,不過是小小的求助行爲,也被人們徹底無視。他們總是快速的和我擦身而過,就算偶爾有幾個望了望我,也是快速的低頭再離開,甚至有些還非常不禮貌地直接撞向我……此時,我不禁痛恨起這個冷漠的城市,以及居住這兒的無情居民們。


我也不知待了多久,人潮已從上班時的洶湧,轉到下班后的人擠人,直到現在天色徹底暗了,最後只剩下寥寥數人在等最後幾趟的巴士,而我還是沒有辦法回到家。

正當我焦躁不安時,突然有個手從後面拍拍我。

我嚇了一跳,連忙轉過頭,就看到一個微笑着的女生:“我從剛才起就在注意着你,你不是騙子,而是真的想回家而已,對吧?”

等了這麽久,終于等到一個善心人士,我連忙用力點頭,同時開口把已經反復念了無數遍的原因,不厭其煩地再次重申:“我真的只要借少少錢就好,大概五元左右,足夠我搭巴士再搭LRT回去就好了!如果你不介意……”

她揮了揮手,阻止我繼續説下去:“沒關係,只是五元而已,你不用還我也沒關係,只要幫我一個小忙就好了。”

難得遇到一個如此大方的好人,我自然點頭如掏蒜的答應下來:“當然可以、當然可以,你儘管說,我一定幫忙!”

“謝謝你。”她淡淡一笑,然後伸手指着一個站在巴士站裏等車的女生,空蕩蕩的巴士站裏,我站在最邊緣的地方,那個女生則站在另一個邊,同時似乎在張望着留意巴士的蹤影,所以她幾乎站到了馬路旁,而她旁邊還有個穿着白衣黑褲的男人:“看到那個女生嗎?”

我點點頭,表示看到了。

“我希望你幫我的事,就是伸手推她出馬路。”她的聲音突然壓得很低,輕聲提出了要求。


這是犯法的。

乍一聽到這個要求,我全身頓時冷了下來。不管我有多麽迫切地希望立刻回到家,犯法的事,我還是做不出來。

可是……我等了這麽久,她又是目前唯一一個肯幫我的……

似乎看得出我的猶豫,她放低姿態,大膽地拉着我的袖子,繼續懇求道:“求求你,其實我也不是要她的命,你只要看准沒有車的時候,推一推就好了……你看到旁 邊那個男生嗎?那個原本是我的男朋友,卻被她搶去了,我好不甘心,我只想給她一個教訓,可是如果我走過去,他們一定立刻有警覺……”

聽到她那麽說,我又有點心動了……如果,如果沒有造成人命,那麽就不算犯法對吧?再説,她都這樣說了,我同樣身為女生,我非常明白她的不甘心,再看向另一個個女孩子一眼,看起來斯文白淨的模樣,倒是看不出來會做出搶人男朋友這種下流事。

“就算我推的時候,沒有車也沒關係,只是要給她一個警告而已,對吧?”我再次向她確認,看到她點頭,我於是開始在心中衡量着利弊。


思考了好一會兒,我突然憶起,剛剛那個女孩子走入巴士站的時候,我也開口向她求助了,但她卻低頭往旁邊閃,也對我視若無睹……想到這裡,我的氣不打一處來,於是就答應了她的要求:“好吧,我就幫你這個忙!”

“太好了,真是太謝謝你了!”她開心得跳起來,先把錢交了給我,再閃去旁邊,對我比了一個‘萬事拜托你’的手勢。

我深呼吸了一口氣,假裝若無其事的走向那個女孩子,剛好這時候遠遠地就看到一輛前往LRT站的巴士駛過來,於是我假裝也在等巴士的模樣。

待巴士停了下來,我判斷就算此時女孩子跌倒,也頂多是皮肉傷而不會致命,便假裝急着要上巴士的同時,不小心推倒了她……


變化是突如其來的,我的手不過是輕輕碰到了女孩子的衣角邊緣而已,她身邊的男朋友突然轉頭看了我一眼,微微一笑,接着一陣天旋地轉的昏眩感隨即籠罩了我。

在我還搞不清到底發生什麽事情之前,我只覺得全身突然虛軟無力,並且緩緩跌入了黑暗,而唯一清晰留在我耳邊的兩把聲音,只有……

那個要幫我的女孩子,正用力啐道:“又失敗了!”

以及,另一把陌生的女孩子聲音,在‘啊!’了一聲驚叫之後,隨即無奈地自言自語:“怎麽又斷了……”

*********************

“怎麽又斷了……”看着手中這個月第三條斷掉的佛珠手環,她懷着滿滿的無奈,遙望着和自己以幾步之差呼嘯而過的國產車。

當時,她確實感到有人從後面推了自己,若不是手直覺地抓穩了巴士站的扶手,大概此時已經跌出馬路變成一團肉餅了……可是,往後面一看,晚上九點半以後的巴士站,明明就只有自己一個人。

這種事情不是第一天發生了,應該說,從她出世以來就時不時發生,而且隨着她和家人一起搬遷到這個都市讀書上班之後,這種情形更嚴重。

所以,她自然知道發生了什麽事。

而,她的身體比她的意識更早懂得如何應對,時常都是在她回過神之際,身體的直覺反應已經救了自己無數次。

有時候,則是感覺到,冥冥之中,仿佛有另一個……人,在保護自己,所以即使生活中處處險象環生,但她也叫做健健康康的活到了這麽大。翻查過一些相關資料,她只能推斷,大概是有個所謂‘守護靈’的存在吧?

於是,她也不再等直通LRT站的巴士,而是截停了另一輛公共巴士,乘塔了上去之後,再轉兩站回到自家附近的LRT站,然後才走路回家。

回到家,先和父母打了聲招呼,她走向觀音臺,打開第一格抽屜,裏面有差不多五、六個相似的佛珠、佛牌項鏈,全部不是斷掉、就是自然鬆開的狀態,還有一張佛牌甚至呈現奇怪的灰黑色。

輕嘆了口氣,她把手上抓着剛剛斷掉的那條也放了進去,再開第二格抽屜,把一條全新的佛鏈戴上,然後跪在觀音像前,輕聲祈禱:“不管你剛才那一推的目的是爲什麽,目前你應該做的,就只有回家,而你該回的家只有一個,祝你早日升天。”


再輕輕一拜,她起身走入廚房去找母親為她準備的水果,抽屜裏的佛珠、佛鏈、佛牌們,則繼續靜靜地躺着。

~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