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的思想,我的文字,我的空間
  • 884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身邊的經典朋友(1)——水銀

**********************************

首先要說的,大概就是,自己目前爲止的交友狀況吧?
其實從小學到現在,我自己覺得可以被列爲“至交好友”的,大概10個手指頭,就算得完了。
諷刺的是,其中完全沒有一個,是還在念書時的朋友。
小學沒有、中學沒有,大專……我自己承認的,只有愛玲一個吧!
因爲至今還有保持少許聯係。

這樣子算下來,可能別人看來,會覺得有少許悲哀。
自己只是覺得無所謂。
畢竟,這是自己的選擇。

以前也有過……嗯,兩、三個吧?
可是,她們一般上只是走到稍微接近“好朋友”的範圍而已,就已經被我踢出局了。
説是被我踢,其實有少許勉強。
認真說起來,她們是做了一些讓我覺得不能忍受的事情,包括,可能她們多少有點瞧不起我吧?
我的自尊心,於是不能忍受,然後就直接和她們絕交。
說絕交,也幼稚了少許,我只是就讓自己徹底和她們斷了聯絡而已。
不聼不聞不關心,然後努力讓自己活得更好。

如果真的要,不是不可以繼續保持聯絡。
但,我這個人非常怪僻。
我可説是近乎極端地,厭惡和看不起,會在不熟悉我的情況下,或者在對我有一定認識之後,看不起我的“所謂朋友”。

我覺得,那種根本稱不上是朋友。
連曾經認識過,都讓我覺得,浪費了我那時候的時間。
唯一得到的,就是成長的機會。

也正如水銀說過的,我厭惡的,只是那種行爲和想法。
但對我來說,那些不算朋友的,我根本不會把她們放在心上。
大部份,都是會被我選擇性遺忘,就如我說過的,我只會把心思放在,重視我和我也重視的親友身上。
被我抛棄的,和廢渣無異,根本沒有去記得的需要。
所以我也不會去浪費我僅有的1MB記憶空間。

**********************************

費拉姐、小巴(以鈞)和櫻鈴(Mande),是一個例外。
雖然是學生時期認識,但維持聯絡至今。
她們是難得很要好的網友,認識了將近10年了,還可以保持聯係。

有人說,可能因爲距離遠,意外地不會覺得很負擔,所以才可以維持至今吧?
可是,畢竟也有10年了。
我想,多少還是有點友情基礎在的。

呵,就不知道,我一直在說基督教的壞話,會不會讓櫻鈴看了好氣又好笑。

**********************************

接着,當然就要說說,自己到現在爲止,唯一能忍受我,我也能接受,並和我混最久的好朋友——水銀。
認真說起來,水銀是唯一一個,可以超越我訂下的,給“好朋友”的範圍,而走得更深入的一位。
爲什麽會這樣,我只能說是緣分吧?

水銀是個觀察力很敏銳的人,她的敏銳程度,已經幾乎到了,一眼就像X光眼那樣,把人的性格從裏到外看個透徹。
這點,跟我有點相似。
不過,我和她不同的是,我看人基本上只看内在,我不懂得看外表,所以我是沒有辦法看外,但水銀基本上算是外貌協會。

一開始認識的時候,對彼此來説,我們都是難以理解的存在。
我不能明白她的悲觀想法;她不能明白我的固執偏激。
彼此都覺得,對方有點麻煩。
卻,有本事第一次見面就聊到兩個多小時,在LRT上,從Pasar Seni坐到Terminal Putra,再從Terminal Putra坐到Kelana Jaya,再前後來回一趟,最後兩個人放棄浪費時間,直接跑去她家過夜然後聊天亮。

她抓着我用Westlife轟炸整晚,然後我整晚用BL轟炸回去。
(不過對她來說不算轟炸,因爲她也可以接受BL。)


另外,她的口味和我非常相反,一開始認識的時候,我們總是爲了一起吃個飯而痛苦。

她喜歡吃軟的,飯要煮得軟軟、長豆要炒得軟軟,而我最討厭就是軟軟綿綿的東西,一定要咬下去有咬感才喜歡。
所以她說好吃的店,我通常去了覺得一般般;我覺得好吃的店,她覺得東西都煮得不夠軟。
最後,我終于被訓練得可以吃粥和面線(有限定餐廳)——這一局,水銀贏。

我喜歡酸辣的,她最討厭就是酸;她覺得咸味夠的,我都覺得咸得連眉毛都要掉光了。
結果,我承受咸味的能力提升了;而她開始也會吃泰國餐了——這一局,雙贏。

吃飯一定要有肉,而且最討厭茄子的她,總是讓草食性的我費解。
結論是,每一餐至少有一盤蔬菜,後來她終于可以接受茄子,當然,也是限定餐廳和菜肴——這一局,我贏。


從吃飯就可以看出兩個人的關係,基本上,我和她還算是,會互相遷就、彼此一起成長的……惡友。
(惡友一詞,來自《戰慄情人不設防》)
曾經有人以爲我們是因爲個性相同,才成爲朋友,但意外地,其實我們是徹底不同的性格,和我們比較熟的朋友都知道。

最厲害的是,我們不是因爲可以互補,才可以成爲那麽久的朋友。
我們可以一起相處那麽久,是因爲我們可以互損、互廢,以及一起玩。
(所謂的“互損”,就是會對身邊的親友,在彼此可以接受的範圍内,坦蕩蕩地當着對方的面說彼此的壞話;“互廢”,就是兩個廢人一起做一些廢事。)
例如,我會介紹一些很廢的網站給她。
例如,我們會一起討論爲什麽人生這麽廢的問題。

真的,想想都覺得很不可思議。
我們的不同之處,明明時常都看不過眼。
例如,我看不過眼她的邋遢;她看不過眼我的懶惰。
但我們就是有本事接受對方的……這些所謂本性。
然後繼續成爲朋友。

此外,我們也從來沒有想過改變對方這件事。
我們只會很自然地接受對方的本性。
就好像,我會一面罵她邋遢,一面動手收拾兩個人的房間。
就好像,她會一面罵我懶惰,一面加快速度排起雜誌的版。

成爲朋友,對我們來說,似乎只是一件很自然的事。
再次想回頭,還是覺得有少許不可思議。
原來,不知不覺,我都已經和她成爲朋友,將近5~6年了。

時間真是可怕的東西。
習慣也是。

*******************************************

後續:

我們兩個都有各種怪癖,而最近我們發展出來的相處模式,就是交給彼此的“氣勢”決定。
包括吃飯。

要知道,兩個一樣嘴叼,又撞正都挑在對方不喜歡的地方,要找到可以一起吃飯的地方,實在不是那麽容易,而且分分鐘都會演變成不是你生就是我死的局面。
於是爲了公平起見,我們就時常用最文明的方法,也就是——猜拳,來做決定。
所以,偶爾有餐廳服務生,會看到兩個戴眼鏡的女生,在你們的餐廳前面猜拳的時候,
那多半就是我們了。
至於所謂的靠“氣勢”決定輸贏,是因爲我堅信,誰要吃什麽東西的欲望比較大的時候,那麽就會散發出驚人的氣勢,然後就很容易在猜拳中獲勝……當然,是我的衆多偏見之一。

另外,我從來沒有看過女生比水銀會吃了。
她的胃口好得,可以叫滿滿一桌子的菜,然後每一碟菜都幾乎是她包辦3/4~1/2的份量,吃飽之後還可以繼續吃甜品。
最令人覺得過份的是,她竟然比我還瘦!


接着在日常生活方面,她和我也很常用猜拳決定很多事情,每次安德烈仔看到都受不了,但我們一致覺得這個方法還相當好用。
要知道,人生如果每一步都經過細心規劃、都要好好想過才做決定,那麽你花費在思考和規劃的那些時間,如果用來進行一些更有趣的事情,或者好好把握那些時間,不是更有效嗎?

所以如果是短時間内無法做出結論的決定,我們一般上就會交給猜拳的勝負來決定。


還有,她是屬於早上第一餐,非常重要的類型,只要第一餐沒有給她吃到好的,那你就會看到她一整天好像不定時炸彈+噴火龍的超危險組合那樣,一觸即爆。

反之,若是你讓她吃到極爲滿足的一餐,那麽你就會看到她一整天呈現“背景花,朵朵開”的春天風情,那麽我就可以放心,這一天就算我在趕版期間稍微偷懶一點點,她也會一只眼開一只眼關~~~~~~


可能會有人有疑問,爲什麽一說到她,總是脫離不了“吃”呢?
這個原因很簡單,因爲她對吃的執著,已經到了非常高超的境界,已經到達了,一日三餐皆有要求的地步!
這個和只要有小説、漫畫和網絡,就可以只靠麵包、速食面和Milo餅乾過活得我,其實有很大的不同。

爲此我們偶爾都會有爭執,因爲她想出外吃頓好料的時候,我只想要吃點便宜的,讓荷包少流一點血。
最近終于出現的新解決方案,就是偶爾她會找安德烈仔或者照燒一起吃飯,那她只要打包一點便宜的回來給我就可以了。

還有,全世界最討厭快餐的人,她是我認識的人之中,榜上有名的。
我雖然很喜歡上快餐店,但説來好笑又慚愧,我不是爲了吃快餐,而是因爲我發現,快餐是全世界唯一最可以配辣椒醬(Chilly Sauce),配得最好吃的食物。
所以正確説來,我不是喜歡快餐,而是喜歡可以配辣椒醬的快餐^^|||
這也是爲什麽,我每次一出國就不吃快餐,因爲外國的快餐都沒有辣椒醬!
於是水銀總是罵我,有一天,她一定要威脅我,如果要她陪我吃快餐,唯一的條件就是我不准配辣椒醬吃!
(嗯,我相信有一天她一定會這麽做,所以在那一天來臨前……我更要把握機會吃^^!)

不過我想,她會越來越討厭快餐,其中一個原因,應該脫離不了我吧!
只要你試過,每一次問同伴要吃什麽,她都會給你一個快餐店的名字;而每次陪她進快餐店,她總是不吃完……我相信,是人都會逐漸對快餐厭煩。


還有,她對某方面的生活素質,其實要求比我還高,例如她睡覺一定要有冷氣。
原因當然是因爲,她極端怕熱。

這一點,又和極端怕冷的我不同,所以一起睡冷氣房的時候,朋友或者housemate進來,偶爾都會嚇了一跳,怎麽馬來西亞的房間裏,會有個雪人?!
不用懷疑,就是必須要在冷氣房中求生存的我了。
用棉被、冷衣再加一堆抱枕類堆砌出來,只留兩顆眼珠子露出來觀察周圍環境的我,是在冷氣房中常見的。

又,因爲這樣長期睡下來,我發現我抗冷氣的能力有稍稍提升。
這是好事嗎?


另外,比起我,其實水銀更會接受他人的看法。
也因此,她比我更難接受別人胡亂、不了解的批評。

説來也蠻好玩的,因爲我表面上可以接受很多東西,不會一下子就跳起來反擊,所以反而很多人,一開始會以爲我很好商量、很好説話。
一旦認識久了,全部就會有一個現象,就是談到一些很關鍵、很重要的事情,例如我們的雜誌現任的老闆,每次一談價錢,就好説歹說都要拖水銀在場,不然就是盡量避免和我正面商談,只找水銀商量。
這是因爲,他們都知道,我比水銀在很多地方,更固執更不會退讓,反而水銀還心軟過我。

按照我的説法,她是“面惡心善”的類型。
最好的例子,就是有一次一起逛1 Utama(馬來西亞購物中心),我們剛坐下來要吃飯,突然聽到電扶梯那邊,有女生尖叫以及有人摔下來的聲音。
水銀當下立刻就彈起來,跑過去看有什麽可以幫忙的,而我則只是繼續坐着,好像什麽都沒有聽到。
結果回來的時候,水銀問起我,爲什麽不過去,我就很冷血地回答:“過去也沒什麽好看的,那麽多人圍過去,再加上她尖叫的時候還聽到她有朋友喊她的名字,總會有人幫她……不需要我過去湊熱鬧,那你呢?你又爲什麽過去?”
被她罵了一聲“冷血”之後,她才回答:“當然是看有什麽可以幫的啊!那樣尖叫,萬一是摔下來又扭傷什麽的,有些人不會處理亂幫忙的話,會害人落下毛病,我有經驗自然要去看看有什麽可以幫到的!”

所以對我來說,她是一個還算善良的朋友,就算她自認是惡魔,也還叫做是一個有良知的惡魔。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