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海無涯

關於部落格
我的思想,我的文字,我的空間
  • 882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至死不渝的愛 - no no - 大英帝國法律


“你說什麽?!我們敗訴了?!”

“是的,一開始我就告訴過你,這單case勝算不大。”

“她殺了一個人!她在大庭廣衆殺了一個人!還有那麽多目擊者!”

“可是,根據大英帝國法律,但凡在英國約克市的古城墻内,殺死蘇格蘭人是合法的,您太太是蘇格蘭籍的對吧?”

“怎麽會有這麽荒誕的法律?!”

“這是真實的法律,再説,當時您太太手中拿着弓和箭對吧?”

“但那只是給旅客拍照,沒有實際傷害作用的不是嗎……”

“No、no,經過專家鑑定,除了箭頭略鈍之外,那確實是11世紀軍用的弓箭,絕對有傷害性質。”

*********************************

那天,他和金髮碧眼的太太剛剛從劍橋抵達約克市,正在參觀約克的古城墻。

約克是北英格蘭的首府,在英國戰火不斷的歷史中,飽受戰火侵襲,但當地的古老建築物如城牆、教堂等遺跡所幸都可獲得還算完好的保存,也在幾度被砲火摧毀之後,獲得重建,於是保存至今的遺跡中,最古老的甚至可以追溯到公元11世紀。

他們在美國新紐約相遇、相識再相戀,結婚決定度蜜月地點時,太太說自己的祖根在這裡,無論如何都想過來體驗一次英格蘭的古老帝皇大國氣魄,於是他們就把地點定在這裡了。


在參觀古城的途中,他們看到有人出租弓箭和制服作爲道具,供旅客拍照留念。

太太看着有趣,於是也上前湊熱鬧,無奈人龍實在太長了,他們只好放棄找過另一檔。走了幾步之後,就看到附近也有另一個檔口出租弓箭,但沒有制服,因此生意只有門可羅雀可形容。

但他們覺得運氣還蠻不錯的,於是就湊了過去,和對方租了弓箭來拍照。

當太太擺好pose,他調整數位相機焦點的那一刻,耳邊同時也響起了輕微的“噼啪”聲。他沒有理會那聲音,繼續按下快門,卻沒想到,拍下來的不是太太帶點傻氣可愛的笑容,而是太太的腦袋被子彈爆開、血花四濺的瞬間。

*********************************

他頽喪又難以置信地走出法庭,站在法庭門口迎接他的,卻是個笑得明媚的東方女人。

烏黑柔順的長髮,中國細瓷般平滑的肌膚,細長的丹鳳眼輕輕地往上勾勒……那麽漂亮的外表,勾引得他在某次出國的公差中把持不住……但,他一開始就表明了立場,那僅僅是一夜情而已!


“你爲什麽會在這裡?”他憤恨地瞪着她:“我不想看到你!”

“你恨我嗎?”她不回答,卻甜笑着反問。

“我恨你!”連續數個月為這單官司奔波勞碌,不健康的紅絲已經爬滿了雙眼,憤恨和怒氣讓他的雙眼看起來很像是染滿了鮮血的眼珠子:“爲什麽死的不是你?!爲什麽你要這樣對我?!”

“很好。”她微微一笑:“我說過了,我對你的愛,是至死不渝的愛,但總是只有我一個人在愛,是很不公平的,所以現在我希望你也能證明一下,你也會一直這麽愛我哦。”

“我不愛你!我恨你!我恨死你了!”如今他看着那張臉,只有想要把之撕爛的衝動,而他也確實不顧一切地撲了上前,雙手瘋狂地往目標——那綫條優美的脖子掐了過去。

沒想到東方女人的動作輕盈得驚人,她輕巧地一避,他當場撲了個空,以狗吃屎的標準姿勢摔倒。

頭痛得厲害,應該是撞到腦袋了,但頭痛又頭暈的同時,他還是聽到了那猶如惡魔般清脆的笑聲:“人家不是常說,愛的反面就是恨嗎?這證明你現在不能沒有我,你的生存意義就只剩下我了,所以,從今天開始,換你過來追我吧。”

當暈眩感過去之後,他擡頭一看,已經沒有了女人的蹤影。

*********************************

回去紐約之後,他辭去了IT界的高薪職位,開始重新投入大學學園,攻讀法律。

待畢業之後,就沒有人聽説過他的蹤影了。

有人說,他跑去當殺手了;有人說,他曾經出現在東方國家;有人說,他在東方國家打官司,專門針對某個女性,不斷地想辦法要把對方送上死刑台。

眾說紛紜,卻沒有一個確實的。

~完~

作者后言:
我看到這個題目之後,就想到貌似英國有幾個有趣的法律,於是就Google了一下。
結果發現還真有這一條。
想了幾個寫法,本來想挑戰一下懸疑路綫,但趕版中沒辦法挑戰不熟悉的東西,於是換了個讓自己比較沒那麽壓力的寫法。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