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海無涯

關於部落格
我的思想,我的文字,我的空間
  • 882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漩渦 - 蜂蜜綠茶 - 龍鳳胎

漩渦 - 蜂蜜綠茶 - 龍鳳胎


電視沙沙作響,不清晰的畫面中,她和他在專注地看着熒幕中央的漩渦。

從高高在上的天空看下去,那個漩渦看起來很小,但外面呼呼作響的風聲,那麽用力地敲打在房屋上,仿佛石灰磚塊鋼骨製成的房子,也變得萬分脆弱,似乎下一刻就會被吹散了。

母親忙碌地在房子的每個房間中穿梭,幫大家收拾行李,據説是他們要暫時到別處避難;父親只是神色凝重地繼續看電視報道,只有偶爾母親喊了幾聲,才起身過去幫忙。

家裏凝聚着一股低低地、極度壓抑的氣壓,似乎一不小心碰着了,就會有什麽爆炸了的感覺。

“……氣象報道說,風速已經超過了160公里……”

“……政府已經下令要疏散了……”

“……你說,會不會有災難津貼啊……”

“……根據預測可能會超過185公里,成爲超強颱風……”

這樣的竊竊私語,不斷地傳進她的耳裏,雖然不是每一個訊息都能清楚的理解,但她也知道情況不是很好,甚至他們的家也可能沒有了。


看到父親的身影走遠了,他壓低聲音對她說:“我告訴你,昨晚我做了個夢。”

“什麽夢?”她不甚感興趣地問,自己的龍鳳胎弟弟總是會發一些很奇怪的夢,並且喜歡把那些夢境都當真。

“那個……”他指着電視熒幕中的漩渦:“他告訴我,他其實只是想喝蜂蜜綠茶。”

她轉過頭仔細打量着他一會兒,最後嗤笑道:“你都12嵗了,難道不知道,這個只是一種天氣,又不是什麽生物嗎?”

他沉默了一會兒,才憋紅着臉反駁:“……我沒有説謊。”

“我又沒有說你説謊,我只是說你,都這麽大了還愛發夢。”她把注意力轉回去熒幕,現在不管轉去哪一個頻道,都在報道颱風的狀況,她雖然還小,但也清楚狀況 已經開始危險了,他們全家必須一起去別的地方過幾天,以避免有生命危險……這種情況之下,連她都有些煩躁,於是特別不能容忍弟弟的天馬行空。

“他真的只是想喝蜂蜜綠茶,他說只要喝到那個,他就不會登陸危害我們了!”他開始提高聲量反駁,他不喜歡她總是愛把自己當亂説話的小孩子這一點,她也只不過是比自己早幾分鈡出世而已。

“如果你說的是真的,那你就去拿蜂蜜綠茶給他,叫他不要登陸,那我們今晚就不用去別的地方睡了!”她生氣地把遙控器用力摔下去,開始對弟弟發脾氣:“我們都要搬家了,這個家也快被吹散了,我才沒有空聼你那些胡説八道!”

他被她一時高漲的氣焰嚇得說不出話,只能呆呆地看着她。

看着他那張霜打茄子的表情,覺得自己贏了的她,想想還是不太解恨,於是繼續譏笑他:“夢就是夢而已,你真有本事,就去證明你說的是真的,讓我們今晚不用搬去別處睡,我就信你!”

她擱下了這句狠話之後,看弟弟也不敢出聲了,於是就不理會他,繼續轉台看有什麽颱風報道以外的節目。


待她注意到事情不對的時候,是當雙親驚慌地問她弟弟去了哪裏。

他們把全家都搜遍了,而當她看到廚房缺了一個杯子的置杯台、散亂的綠茶包和蓋子沒蓋好的蜂蜜……她當下發了瘋似地往外沖,要不是雙親緊緊抓住她,恐怕她就要遭遇不幸了……


她永遠忘不了那個八月,颱風呼嘯肆虐中,她失去了自己半個靈魂的八月。

*******************************************

“然後呢?”醫生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鏡。

“沒有然後。”她躺在床上,理應舒適的姿態,但猶如昨天才發生般的清晰回憶,讓她無論如何都無法放鬆自己,眼神失焦地看着天花板:“我弟弟就那樣失蹤了,再也找不回來了。”

“你也知道,這未必是你的錯對吧?”醫生的聲音柔和地在耳邊安撫,她只是安靜地聼着。

醫生的這些話,她每一回聼,都覺得只是很公式化的安慰,沒有什麽實質的作用。自己的心理究竟背負了多大的傷痛和悔恨,去到最後,也只有自己知道。

待療程結束之後,她坐起來,呆呆地聼着醫生交代下次的復診時間之際,很突兀地插嘴:“醫生,你知不知道,那一年,颱風真的沒有登陸?”

“呃?”醫生愣了一會,才有些尷尬地推推眼鏡:“你想太多了,那只是偶然而已。”

她沒有反駁,只是靜靜地接過卡片,再轉身走出診所。


如今,她討厭喝蜂蜜綠茶,討厭到了,一看到就反胃的程度,大家都說這是心理問題。

每次不管點什麽飲料,她也喜歡用力地攪拌,直到杯子裏出現小型漩渦,再呆呆地看着漩渦,在心裏默默地許願。

——把我的弟弟,我唯一的弟弟,我一半的靈魂,還給我……

~完~

*************************

作者后言:
於是,這篇東西,也可以被視爲——以親情爲主綫的怪力亂神+BL作品!
爲什麽是BL?
請注意,弟弟是用“他”而不是“她”X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