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海無涯

關於部落格
我的思想,我的文字,我的空間
  • 882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荒蕪的文化


網友的説法是,出版社可以印那麽多書,自然有那麽多銷量,於是自然應該有一定數量的錢,所以應該要提高插畫者的稿費。

是的,應該要提高插畫者的稿費——就針對這一點而言,我是贊成的。
我覺得這個想法本身沒有錯。

********************************

但就我做過、待過出版社的身份來看……

我只是想說,其實大部分的出版社或者報紙,還是沒有辦法給太多budget,甚至是完全沒有budget的。
好像很有名的中文出版社,生X出版社,算是全馬最大的中文出版社了——但他們當中的雜誌,如今關了一本又一本,只剩下某份很有名的《X采》女性雜誌賺錢,但那本雜誌賺到的錢,又要用來養整個出版社的其他員工。
XX報也是,大前年虧了兩億,under他們旗下的中X報賺了一億,就算要拿來津貼,但整體上來說,還是虧損一億誒。(數據只是作爲比喻和參考用,非真實數據。)

於是怎麽辦?
中文出版社和報紙現在很多都乾脆不要找人畫插畫插圖了,直接上網下載中國台灣香港的,再隨便亂用——反正不要被抓到就沒有版權問題,那邊的人也鮮少看本地出版雜誌。
有良心一點的,就會向網絡image網站購買圖片,不管是照片還是插圖他們也有,相比較一張一張的買,整批整批的買還更爲便宜——雖然壞處是沒有獨家性。

最有良心,或者沒有選擇沒有門路的,就會出錢買本地的插畫。
或者是雜誌内容有相關的,才會找budget買本地插畫+漫畫。
其實最主要的原因,還是消費者都不buy,也不覺得這個很重要。


很多時候,出版社不是要剝削,而是真的就沒有那筆budget
你說他們能印刷那麽多,肯定就有那種銷量和收入。
可是,一家出版社裏,又哪裏可能只有編輯、記者、攝影和美術(排版人員)?
還有打字的、發行的、接綫員、廣告人員、會計、管理層……etc
這些也全都是内部你必須發薪水給他們的人。

而且一家出版社,也肯定不只有一份雜誌,假如A雜誌賺錢B雜誌不賺,但B雜誌還是有一些讀者讓出版社覺得有前景,那麽是先幫B雜誌還是怎樣?
如果砍掉B雜誌,那麽就損失一份商機不止,而且B雜誌的存在,也可以讓另外一些消費者、讀者知道有這個出版社的存在,增加出版社的知名度。

此外,印得多其實是個盲點。
真正印多少,其實很多時候只有印刷厰和公司高層本身才知道。
對外宣稱印得多一點,那麽廣告商們就比較有信心。
有些說印上萬本的雜誌,你實際接觸幫他們印刷的厰時,他們會告訴你,實際上才印了5000本左右,還打算再減量。


馬來文和英文出版社會比較有budget倒是真的。
因爲中文市場已經過度飽和了,本地現有的中文雜誌還要和外國進口的便宜中文雜誌競爭。
如果aim馬來市場和英文市場,其實還好一點,因爲他們比較有版權意識。

但中文市場……(遠目)……真的還是算了。
出版業界就有一個很有名的大笑話:你要陷害一個人,就叫他搞雜誌或者報紙就對了,保證讓他虧到什麽都沒有。

****************************

再說說我的立場。

我是覺得,插畫者可以也應該去爭取提高插畫的價錢。
那畢竟是屬於你們的利益和權利。
所以我是雙手雙腳贊成聯名簽署寫信去爭取的。

但插畫者也應該要知道一點出版社的難處而已。
尤其是中文出版社。

這是個被喻為文化沙漠的國度,不要説是插畫、文字還是戲劇音樂之類的……
應該說,但凡是和文化藝術有關係的,其實在這兒都極難開花結果。
悲觀一點的話,別説開花結果,其實要生存發芽都很掙扎了。

可是,這樣辛苦,就可以放棄不做嗎?
不可以啊,有些東西,沒有人做、沒有人去耕耘,沙漠就注定永遠是個荒蕪的沙漠而已。
所以,我的結論還是,去爭取屬於插畫者們的利益吧。

****************************

最後,我想了很多,包括我該不該說這些呢?說了之後,會不會又變成一種煽動、打擊,或者潑冷水呢?
我所知道的出版社,其實也只是少數又不全面,所以也可能有別的出版社不是這樣的。
所以極可能我的説法也不客觀,資訊也未必是正確的了。

但我想說,其實插畫者有插畫者的難處,大部份的出版社,也有自己的難處。
而去到最後,也不過是全國市場性的問題——有買家就有價錢,本來就不好賣的東西,自然沒辦法只好砍原料/供應商的價錢了。
不用的時候,又埋怨出版社不採用本地插畫者、不體諒插畫者的困境;用了又嫌價錢太低、東西太沒standard……etc,問題是,很多出版社的心態都是——我原本就可以有免費資源啊(雖然是盜版的)。
是的,本地的出版社確實有很多問題,但這些問題,其實有時候也未必只是出版社的問題而已,更多時候都是市場要求的問題。



當然,砍了供應商的價錢,供應商也沒辦法給更好的貨,於是長久下去,整個市場反應自然會更不好……荒蕪的就繼續荒蕪下去了。
這是雞和蛋、唇亡齒寒的問題。
插畫者自然可以要求更高的價錢,但出版社給得到嗎?
出版社給不到,就只好另外找便宜的source,但插畫者的立場就更艱辛了。
如果出版社堅持給到那個價錢,但最後還是不賣倒閉,那麽插畫者又該何去何從呢?


於是,這種事情一開始就沒有誰對誰不對。
該是自己的,就要努力去爭取。
只是爭取之前,先了解對方的底細也不錯。
還有,就是明白一個根本的道理,大家一起活在沙漠裏,每一滴水都要搶得你死我活的前提下,有時候是他們也沒辦法幫忙,而不是存心剝削。
就這麽簡單而已。

説話尖酸刻薄了,但我就是忍不住。
這也不是偏幫出版社,我只是覺得“吃得鹹魚抵得渴”,喜歡上了,就要甘願。
可以爭取,但也要看透整個局勢,要心甘情願接受任何接踵而來的後果。

我喜歡上了文字,文字也是一門吃虧的行業。
但喜歡上了,除此之外已經不知道其他的生存+生活方式了。
我有選擇嗎?我有,但我不要,於是我只好學會甘願和看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