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海無涯

關於部落格
我的思想,我的文字,我的空間
  • 882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廢人語錄——2013年5月30日超久違更新(新分行)


2009年5月8日開始:
 
懶惰魚賤語錄:
今天和SF小開吃飯,水銀不小心點錯了東西,想吃咖哩麵卻叫到蝦面,吃不完於是推給小開吃,結果小開做了一件不可思議的事——他把蝦麵的麵條都撈起來,然後浸入他剛剛吃完的Assam Laksa湯頭裏,泡了一下再吃。

水銀驚恐地問他:“混了蝦麵又混了Assam Laksa的味道,不會很難吃嗎?!”

小開答曰:“不會啊,我很喜歡Assam Laksa,這樣吃我更喜歡。”

懶惰魚默默地吃完了東炎麵,才吐嘈:“陳奕迅在《康熙來了》的節目裏說過,自己可以把名牌穿成街邊貨,我們的SF小開更厲害,他可以把上等鮑魚吃成‘碌碌’的See Ham(蛤)。”

(‘碌碌’是馬來西亞相當廉價的街邊小吃,簡單來説是類似串串燒的東西,一串串的各種食材,你可以選了自己要的,就站着在檔口邊汆燙至熟,再蘸醬吃。)


Kevin賤語錄:
“男人不色,女人不愛。”

*************************************

Plurks廢語錄:
最近玩plurks玩得還蠻過癮的,但很有趣的發現大家都很喜歡跑題,時常聊着聊着就跑題了,例如之前聊個冷氣漏水的話題,到了最後歪成以下:

二哥賤方法:
“你們可以把漏出來的水裝一裝,之後就可以拿來喝。”

懶惰魚回應:
“我會留着下次你過來玩時,招待你喝的(燦笑)”

Kevin回應:
“記得要拿來招待他,而且事先不要說,等他喝下去之後,問他好不好喝,才告訴他那是什麽水。”


懶惰魚針對sora的回應:
“関掉冷氣之後,期待它自動修復。”

不再的回應:
“你把冷气机拟人化了?自动修复的机器实在先进又诡异。”

懶惰魚的回應:
“不,我在妄想讓它修煉成精后再提升它的等級,讓它學會自我修復技能~(握拳)”

不再繼續回應:
“然后再把它收进球体中,天气炎热有需要的时候就唤它出来。Go ! Pokeaircon”

懶惰魚繼續回應:
“還可以隨身攜帶,出到外坡發現那兒的冷氣不足時,也召喚出來~不對,這樣應該就變成召喚獸了……嗯,召喚獸比較強啦XD”

(聊到這邊,我已經笑趴在電腦前面了,水銀曰:“廢!”)

*************************************

2009年5月10日:

朱朱“廢”語錄:
聊天聊通宵,回家的路程中遇到一只擋路狗,死不讓路,剛好又在聊着大家的‘廢’名言,於是朱朱靈感突如其來,說了:“寧可被人廢,不要被狗吠,此吠非彼廢。

車上的大家立刻捂着肚皮笑到差點無法動彈。

*************************************

2009年5月11日:

Kevin“廢”語錄:
和Kevin出去吃飯聊天,聊到他的家人之際,他感慨曰:“我家裏有個皇帝、皇后、少爺和執事……而我就是家裏唯一的奴僕。”

(水銀笑倒之際曰:“真是超萌的家庭!”)


水銀“廢”語錄:
在車上和SF小開聊到皇帝“日理萬機”的生活之際,水銀突然嗤笑出聲:“其實,如果從歪一點的角度來説,皇帝要管理后宮佳麗三千,再連同皇帝自己在外面偷收的,也確實有‘日理萬雞’了……想想都替他覺得累,難怪皇帝都短命。”

大家一下子笑噴出來之際,懶惰魚再追加一句:“后宮佳麗三千,其實皇帝只要一生中換過三次半的后宮,就是名副其實的‘日理萬雞’了哦。”

*************************************

2009年5月12日:

照燒“廢”語錄:
照燒從砂勞越回來度假之際,累積多時的廢氣一次過爆發,於是也刷新了一些賎人語錄,其中有:


聊到SF小開曾把Blue Ray Disc簡稱為“藍血”(据他所說,是因爲“藍碟機只喝藍碟的血,簡稱藍血”),於是照燒很順口地接着道:“那麽,看了藍血之後,我不就要‘藍叫’了?”(會福建話的人,請用福建話再唸一遍,不會的人,提示是這是粗口。)


接着,又聊到借廁所笑話,照燒於是和Kevin分享:“下次你們要去和餐廳、咖啡店之類的地點借廁所時,記得要找個小姐問,就問她,小姐,你小便的地方可不可以借我用一下?”

(啊……這樣整理下來,我發現照燒你一直在開黃腔哦!)


懶惰魚“廢”語錄:
在照燒從砂勞越回來的第一晚,帶他去吃宵夜的時候,就聊到屬性問題,冰冰於是問道:“如果一山不能藏二攻的話,那照燒和水銀不就要打架了?”

結果懶惰魚冷靜回答:“冰冰你搞錯照燒的屬性了……水銀雖然是總攻,但照燒他是總S啊(握緊拳頭)!對照燒來説,這世界上沒有他不能S的人,所以自然連總攻也要誠服了。”

(大家當場笑趴。)


接着,由於看到照燒不改喜歡欺負貓咪的行爲舉止,於是懶惰魚就和水銀嘀咕道:“總S還有個特質,就是一般的M肯定不夠用……所以一般喜歡養貓的人是因爲欠虐,但照燒如果養貓,肯定是因爲一般的M不夠他用,所以他一定要找個S才夠他欺負。”

(水銀當場捂着肚子笑,並且事後分享。)

*************************************

2009年5月14日:

二哥“廢”語錄:
聊天中的時候,冰冰一如往常調戲二哥:“你給我一個吻?”
二哥即刻回答:“我給你一巴掌。”

*************************************

2009年5月21日:

SF小開“廢”語錄:
人不廢己,天誅地滅。

*************************************

2009年5月21日:
(去了砂勞越一趟回來,收集了很多語錄,應該說,休息中的大家都好有才哦~)


安德烈仔+照燒“廢”語錄:
聊天中大家互廢的時候,水銀說大家默默地舉起中指(針對某人的廢言),結果安德烈曰:“做人要一定有‘中指’。

然後大家笑趴的同時,照燒接道:“做人如果沒有‘中指’,和一條鹹魚有什麽差別!


安德烈仔“賤”語錄:
之後喝到LCCT的Mary Brown's咖啡真的很難喝,懶惰魚忍不住罵了句:“This coffee sucks!”

結果安德烈仔在旁邊賤笑曰:“Yeah, this coffee sucks......it sucks saliva and water.
(竟然挑我語病=_=)


安德烈仔“賤”語錄:
在森林裏tracking的時候,剛好看到一些樹是彎曲的,幾乎就是呈螺旋狀了。
結果在懶惰魚感嘆大自然的神奇之時,安德烈仔發表了意見:“哇,彎成這樣,這棵樹一定是gay的。


安德烈仔+水銀“賤”語錄:
一樣是去看人猿的途中,由於是處於雨林中,結果走到一半,冰冰突然說:“我覺得有點缺氧,爲什麽會這樣呢?”
(水銀此時在旁解釋,雨林裏,早上時地面的濕度很高,於是偶爾會有人缺氧云云。)

沒想到,安德烈仔很賤地反問:“這是你的家鄉,爲什麽你回來了反而會不適應呢?”(取笑冰冰是人猿族,因爲她好動得每次總讓我們說她絕對是一只猴子。)

結果,水銀很順口地接下去:“因爲平時她都在樹上盪來盪去,現在被逼走在地上,當然適應不良缺氧了。”(樹上空氣好。)

(幾乎是理所當然地,大家笑得腰都直不起來了。)


安德烈仔“賤”語錄:
續上面的“冰冰=人猿”的前提下,隔天跑別的地方時,冰冰和二哥正聊到誰是人猿的話題,安德烈仔突然插話:“我發現一件很厲害的事情。”

大家自然追問,什麽事?安德烈仔於是接道:“那就是,冰冰已經僞裝成人類20多年了,真是厲害。

大家再度笑趴,同時忍不住對冰冰舉起拇指,真不簡單。


安德烈仔“賤”語錄:
後來話題繞到了“爛翻譯”的頭上,就聊起了我們看過最經典的爛翻譯:Holy shit = 神聖拉屎,結果安德烈仔順口說:“When Jesus shits, it is called Holy Shit.

當時貌似只有懶惰魚一個聽到,於是笑到沒有力,而事後重復,也成功地讓所有人笑到擧白旗。
(並且也發明了一個冷笑話,可以參見‘國際笑話’。)


水銀+懶惰魚“賤”語錄:
回程等飛機,散播着‘廢人’理論時,安德烈仔強力表達立場:“我是不同的,我是正常人。”
一路上已經被我們雷(廢?)得人仰馬翻的二哥,立刻就瞪向他,於是他機靈地改口:“哦,我的意思是,我和你,我們都是正常人。”

水銀於是繼續廢二哥:“我們的廢才不是一般的廢,我們的廢是很有水準的,翻譯叫做very deep rubbish你知道嗎?!”

二哥當場被雷倒,於是哭笑不得地反駁:“什麽垃圾這麽深奧啊?”

懶惰魚又接道:“這個very deep rubbish,你不明白也沒關係,可是你要知道,如果你們拒絕成爲廢的話,那你們就是比廢還不如,翻譯就叫做worst than rubbish……”

二哥當場被雷得五體投地。


Kevin“廢”語錄:
回到西馬之後,某天和Kevin吃飯時,冰冰的衣服不知碰到了什麽,袖子的部分沾上了污跡,結果Kevin脫口說:“你爲什麽這麽骯髒的?”

懶惰魚和水銀當場差點噴出來,懶惰魚於是直接糾正:“哪有人這麽說的?要也是說,你的袖子沾到了什麽骯髒東西?”

水銀笑着補充:“如果要用,應該要指着一個政客,然後罵他,你爲什麽這麽骯髒的?!”

Kevin在‘哦’的一聲了解之後,很順口地接下去:“如果我是那位政客,我大概會說,是呢,爲什麽這麽髒的呢,來,我帶你去ISA洗乾淨。
(注意必須洗乾淨的是誰……總之,我和水銀笑趴在桌上動彈不得。)
(另,給外國朋友,ISA=我國的内安法令,是幾乎各種情況中……咳,應該說,在被判斷會危害、動蕩國家安全的情況下,都可以被任意……咳,是合法濫用……咳,使用的法令……you know?)

*************************************

2009年7月26日:
(隔了很久,由於工作忙碌所以都沒更新了,很多精辟的句子忘記了,所以先小小更新近期的三句吧。)


噗友采采語錄:
樹大有枯枝,人多有白熾。(押韻好句啊~)

廢友monou語錄:
贏的回去睡,死的躺在那邊繼續睡!

懶惰魚語錄:
某日聊天,聊到“腦殘”的定義,小開問:“腦殘是不是腦袋敲坏了?”
懶惰魚冷哼一聲,更正道:“腦殘,是天生腦殘廢了,是被歸類為殘障人士。

*************************************

2009年8月10日:
(話説,對於這篇東西,竟然有朋友在追看,我其實還挺意外的~)


妹妹語錄:
聊天,聊到她的一個追求者時,妹妹恨恨地說:“你要耍坏,至少要長得夠坏,而不是長坏了!”

*************************************

2009年8月21日:

水銀語錄:
在聆聽SF小開所謂的“煩惱”,也就是明明是出資者/老闆,但卻總是擔心委屈了幫他做工的人時,水銀忍不住罵道:“你知不知道,作爲出錢的人,也就是老闆,你只需要會三件事,那就是——給錢、簽名和無理取鬧!

弟弟語錄:
考試沒眼看,生活向前看。

*************************************

2009年8月26日:

安德烈仔語錄:
又是SF小開的“煩惱”,這次是別人出錯,他因爲沒注意+阻止不及,於是出了問題,煩惱之際,一起吃飯的安德烈仔忍不住說:“現在不是自責的時候,現在是推卸責任的時候!

(水銀和懶惰魚忍不住齊齊舉起拇指。)

*************************************

2009年9月1日:

Peter語錄:
某次和Peter出去喝茶,提到安德烈仔的某個言論(他說,絕不和男人共用一個杯子,因爲很gay),結果Peter取笑曰:“心gay的人,看什麽都gay。”

*************************************

2009年9月21日:

娘親語錄:
某日小阿姨正在敍述獨自泡茶品味的樂趣時,娘親大人非常殺風景地說:“一個人泡茶根本沒有樂趣,茶是要有人陪着一起噴口水的時候才喝的嘛,想想看若是一個人喝,沒有人一起噴口水,那就是只有進沒有出,然後很快地就會一直跑廁所而已,多無趣啊……

小阿姨當場老掉,在旁邊默默洗碗的我差點噴笑出來,水銀聼后評曰:這就是Aunty理論。

*************************************

2009年10月18日:

妹妹語錄:
妹妹和水銀去聼野狗唱歌,然後他的拍擋竟然用鼻音唱歌,把字含在嘴裏……總之就是很不好聼,於是妹妹感嘆:“好聽就叫唱歌,難聽就叫噪音。

*************************************

2009年11月17日:

懶惰魚語錄:
談論“哲學家和瘋子”的問題,魚就說:“哲學家沒有快樂的。”

水銀反駁:“誰說的,哲學家也有快樂的!你看派得立刻多快樂。”

魚正色:“一個哲學家是快樂的,只有一個前提,那就是,那是一個瘋了的哲學家。


懶惰魚語錄:
某天,水銀和懶惰魚討論冰冰每次使用廁所爲什麽那麽久的問題,魚感慨道:“廁所門和冰冰的肛門一樣,易進難出。


懶惰魚語錄:
又是討論近代年輕人的態度問題(對魚而言,84年或以下者,一律屬於“年輕人”的範圍),魚感慨:“我一直搞不懂年輕人的屬性,到最近我才終于發覺,原來一直都是我搞錯了。”

水銀於是好奇,哪裏搞錯了?

魚正色曰:“我一直以爲他們好歹還算是水果的一種,但近來我才發覺,他們已經退化到連水果都不算,全都只是一堆爛泥,是爛泥族。

水銀立刻想通:“爛泥扶不上墻?”

魚冷哼:“何止如此,最重要的是,水果族是一碰才爛,爛泥族是天生就爛了!

*************************************

2010年1月08日:

冰冰語錄:
話説某天,聊到一位短期合作對象的催人手法,明明什麽東西都沒有,卻喜歡叫你“要趕這個東西很趕的”,就好像叫一個廚師用沒有米的飯鍋趕快煮飯,於是冰冰聼了之後總結:“她是在趕人而不是趕工。

安德烈仔語錄:
某日,野狗感性地在FB留言:“Lost in my own world...”

沒想到,安德烈仔竟然吐嘈:“Google map ler.

*************************************

2010年1月22日:

妹妹語錄:
今日聊天,聊到我很“用心”在玩遊戲,水銀吐嘈我用心在玩卻又沒有人家厲害,妹妹於是補充:“她是用心在玩,人家是用命在玩,自然沒得比。”

照燒語錄:
那天照燒前來吉隆坡,就說到要去唱K,他推搪:“我音道發炎。”

我們一時不明白,可是旁邊的娘親大人已經在偷笑了,於是照燒重復一次:“我陰道發炎。”

我們還是轉不過來,娘親於是提點:“男人哪來的陰道?”

*************************************

2013年5月30日:(真的是超久違的更新)

妹妹語錄:
水銀某日被妹妹搞得好氣又好笑,於是問她:“妳到底知不知道『節制』是什麼?”

我妹極其順口的回答:“不知道誒……是不是可以吃的?”

水銀吐嘈:“吃的!那我是否可以問味道如何?!”

妹妹接得更順口:“誒……應該是有點甜的吧?”

(水銀完敗無言)


又是俺妹語錄:
大選前夕,某藝人給首相站台拉票,引起一堆網絡暴民痛罵譴責,我於是說:“網民實在不應該罵得那麼沒禮貌,畢竟人家也有表達自己意見的自由。”

妹妹立即跳起來反駁:“胡說!憑什麼政府能拼命削減我們的言論自由,我們卻必須以理性去接受為他們站台的人也有自己的言論自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