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海無涯

關於部落格
我的思想,我的文字,我的空間
  • 882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頻率 - 風箏 - 逝去的溫柔》


《頻率 - 風箏 - 逝去的溫柔》

你總是溫柔地笑着說,我們這麽合得來,卻沒辦法在一起,一定是頻率的問題。


躺在有些扎人的草地上,背後還有尖銳的碎石刺着的感覺,不太舒服,但也不至於難受到讓人想換個位子。

他懶洋洋地看着天空上交錯飛翔的風箏,忍不住覺得時間過得真快——又是適合放風箏的季節了。

“醫生醫生!”有着麥田般金黃色頭髮的雙胞胎少年,快樂地向他奔跑過來:“你看,我們的風箏成功飛上去了哦!”

他眯着眼,順着雙胞胎手中的綫往上看,是一隻泛黃了、有些部分因爲被蟲蛀了於是有點破洞的風箏……但和他記憶中那驕傲地翺翔在藍天中的風箏,還是一模一樣的。


我總是喜歡拉你一起放風箏,但到了草地上,卻只喜歡把風箏塞入你的手中,自己一步都不想動,只想坐在旁邊看你放風箏。

每次你也只是無奈地,帶點寵溺地微笑,揉亂我的頭髮,然後助跑一陣,再隨手揚起風的魔法,讓風箏飛到只剩一個黑點的高度。

你知不知道,我喜歡的不是放風箏,而是看風吹過你的頭髮,看那一絲絲的深褐色長髮隨風飄揚。

我總是覺得,這樣的畫面,美得讓我屏息。

但我那時候不知道的是,你竟然在某一天,就這麽被風帶走了,從此再也回不到我的身邊。


“小楊小柳,再讓風箏飛高一點。”他微笑着鼓勵雙胞胎繼續玩,但視線再也沒辦法自風箏移開了。

他拼命地追逐着風箏,就算飛到逆光處,他也只是眯着眼睛,卻不願意別開。

這樣的習慣很不好,師傅不止一次爲此責備過他,要他多照顧好健康……說萬一那人回來,看到他把自己的健康搞得如此糟糕,豈不是心疼得又消失多一次?

那時候,他只是沉默地不反駁,但他的内心很清楚,就算那人回來了,也絕不會是爲了自己。

所以,不管他把自己的身體搞到什麽地步,都和那人無關。


風箏越飛越高了,然後突然一陣強風刮過,有些異物飛入眼珠子内,他反射性地閉上眼睛的瞬間,就聽到小楊小柳的驚叫聲:“啊!斷了!”

他猛地坐起來,忍着眼睛的不適感和突然改變姿勢的暈眩感,站了起來,有些搖晃地走向前面兩個模糊的身影。

小楊小柳立刻就注意到他,連忙向他跑過來,扶好他搖搖欲墜的身形:“醫生不要勉強自己,你身體不好。”

他並沒有回答他們,只是眯着不舒服的眼睛,愣愣地看向在模糊得七歪八扭的天空中,有個緩緩墜落着的黑點。

爲什麽?爲什麽連那人的東西,也要捨棄自己而去嗎?


“我不會丟下你的。”你笑得那麽地溫柔,手上則是忙碌地幫我打理我的一頭亂髮:“不管發生什麽事情,我都絕對不會丟下你不理的。”

“哼,萬一你有了伴侶,你的伴侶不喜歡我呢?”我冷笑着,世事無絕對,最討厭別人把“絕對”兩個字時不時挂在嘴邊。

“不能接受你的人,一律不合格,代表他們也不過如此。”你利落地幫我綁了一個辮子,還用綢帶打了一個可愛的蝴蝶結。

“那萬一是我不能接受你的伴侶呢?”我厭惡地看着那蝴蝶結,毫不客氣地抓了下來,可惡,你一定又是在作弄我。

“那代表那人並不值得我喜歡。”你心疼地看着自己的傑作被扯了下來。

“那我現在告訴你,我覺得這天魔人三界,除了我之外,沒有人適合做你的伴侶了。”我轉過身,把你撲倒在地上,雙手壓在你的肩膀上,低頭直直地望着你的雙眼。

紫藍色的,寶石般漂亮又夢幻的眼珠子,爲什麽總是那麽溫柔地看着我,卻不帶絲毫愛戀呢?

聽到我的話,紫藍色的寶石染上了一層淡淡的,但濃得化不開的無奈:“可是,就是沒辦法。”


“醫生!”耳邊傳來小楊小柳擔心的聲音:“醫生你哭了!對不起,我們不知道那個風箏對你來說那麽重要!我們現在去找回來!”

“沒關係。”他的體力終究還是沒辦法克服那陣暈眩感,於是讓他們攙扶着自己坐了下來:“只是有東西飛進眼睛而已,過一陣子就沒事了。”

“小柳你看着醫生,我去找風箏。”扶他坐好之後,小楊急急忙忙就要跑開,卻被他抓住了手。

“沒關係,就讓它去吧。”

他緊緊抱住小楊小柳,把頭埋在他們的胸口前:“你們兩個,絕對不可以像那風箏一樣,隨隨便便就丟下我哦。”

他們緊緊地反抱回他,雖然醫生在收留他們之後,從沒和他們說過自己的事情,但他們知道醫生的心在很久很久以前,就破了一個很大很大的洞,而那是一位對醫生來說,很重要很重要的人留下來的:“我們不會的,醫生。”


三個人手牽手走回家,回到家的時候,他卻看到了一個出乎意料之外的物品。

剛剛消失不見的風箏,正挂在屋頂上,被屋頂上的風向雞勾纏着。

風箏的背後,竟有着一段之前並不存在的字:

就算以後我因爲一些原因,被逼離開你,我也會努力找到回家的路,絕不會丟下你,所以也請你堅強快樂地等我回來。

字體的最右下角,有一個小小的魔法印記,是那人所留下來的魔法。

“小楊小柳……”他伸手往上指,雙胞胎也立刻看到風箏了,兩個於是興奮地喊了出來。

“風箏自己回家了!”

“醫生,我們去幫你拿下來!”


待他們七手八腳地把風箏遞到他的面前,待他伸手輕輕撫過那魔法印記,他就知道,這是那人做的一個小小的手腳。

魔法設定為,萬一風箏被不可抗力的因素弄斷線,那麽就會被風的魔法吹送回家,並且這一行字也會隨之浮現。


眼眶,再次溫濕了。

手中緊緊抓着風箏,心裏反復地問那已經不在身邊的人,那麽,和你一起逝去的溫柔,是否有一天,可以和這風箏一樣,回到我的身邊嗎?

~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