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的思想,我的文字,我的空間
  • 884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十》


樹梢上的花苞才剛剛冒出……
那甚至不可以被稱爲花苞,只是很青澀的,中間隱約可看見些許紅色的東西而已。


“像個青疙瘩似的。”

身後傳來這樣的聲音,他往後一看,一群女學生正對着那簇大紅花指指點點着。

“最討厭這樣的東西了,一點都不漂亮,看起來好土,又難看。”有個女生一面說着,一面動手把花苞青色的外層撕開。

“討厭,你爲什麽要這麽做啦!”旁邊的女性友人們如此尖叫着,但臉上全都是笑容,並且沒有阻止她。

“我在美化這朵花啦!看,這樣看到了紅色,不就漂亮多了?”她得意洋洋地拍拍手,似乎滿意于自己的傑作,轉個身和朋友嬉鬧着繼續往前走,僅留下那朵狀態淒慘的花蕾。


他猶豫了一會,待那群女生走遠后,轉身走回去,把那朵慘遭蹂躪的花苞摘下,放在泥土上,再撥上些許砂礫。

小小一朵東西而已,用不到太多東西就可以徹底掩埋起來了。

已經無法繼續開出美麗的花朵了,至少也要讓它安息在孕育出自己的根上。

*************************************

喧鬧的課室,在鐘聲響起之後,略微安靜一些,只聞老師上課的聲音,和同學們穿插在當中奚奚嗦嗦的耳語聲,接着換課的鐘聲響起,喧鬧聲又起,再隨着上課鐘聲略微靜了下來……周而復始。

處於易衝動、熱血、好動的年齡,即使只是短短數分鐘的空檔,對學生們而言,也是足以惹事生非的空隙了。


“你再說一遍!”女孩子拔尖了聲綫的叫嚷,隨着桌椅碰撞和一些細微地雜音,划開了吵鬧的空間,讓聲音瞬間凝固了,大家都抱持着想看熱鬧,又不想做得太明顯的心態,刻意壓低了聲量偷偷望過去,卻又裝作若無其事地繼續手邊的事物。

“說就說,誰怕你啊!”另一個女孩子不甘示弱地回罵:“我說,不就是個只會打扮,不會讀書、運動不好、連性格也不好的臭女人!”

隨着看熱鬧的人不是很有誠意地勸阻,兩個女孩子和她們的朋友群幾乎是吵翻天了。


角落處,則有另一股微不可聞的討論聲。

“看,又吵起來了。”

“其實都是半斤八兩嘛,一組自以爲漂亮,另一組覺得自己是重内在……如果不是一樣等級,都吵不起來了。”

“真是難看……”

“對啊……像我的話,絕對不會和他們爭論這種問題……”

“對對對,我就不一樣,這樣的事情好無聊哦……”


鐘聲響了,隨着老師的進入和呵斥,吵鬧暫告一段落。

剛剛的喧鬧似乎沒有發生過一樣,接着下課的鈴聲響起,剛剛的事情就像是從沒發生過,兩幫人馬各自氣呼呼地分開避免碰頭,但課室外卻換了另一批少年,不知因何起了爭執。

吵架的内容是否一樣,不得而知,但吵架的聲量和盤踞在腦海中的喧擾,是一樣程度的。


他招呼朋友們,一起前去食堂用餐。

經過爭執中的團體,看也不看一眼。

都是一樣的,全部其實都是一樣的。

*************************************

他們總是急切地想證明,自己和身邊的所有人,有什麽地方不一樣,想證明自己是獨一無二的。

喜歡妝點出不符合年齡的艷麗外表;喜歡模仿媒體上他們覺得很“成熟”、“很酷”、“很有個性”的談吐和行爲舉止;喜歡說一些自己認爲很有深度,但其實自己 也不甚了解的詞彙句子;喜歡把自己讀過的書拿出來和旁人比較,看誰讀得多,或者看誰讀的比較不同;也喜歡一窩蜂地在虛擬的網絡世界上,投入各種遊戲、交 流、發表各種似是而非的東西……為的,全都是證明自己是不同的,別樹一格的。


他總是爲此深感困擾。

越是急切地想證明自己不同,越是發現,僅僅是這樣的想法,已經讓他和身邊的所有人一樣,沒什麽不同的了。

一方面急切地想擺脫平凡,一方面又擔心過於脫離常軌的自己,會為自己視爲“平凡”的一群所排斥,可是這樣的想法,又會讓自己淪落得更爲平凡不起眼……

曾經找姐姐談論這個問題,姐姐卻只是微笑着告訴他,這是成長必經的路程。

解決的方法,沒有,只是不要再那麽焦慮地把重點放在“如何不平凡”,多看不同的東西,剩下的就看自己的造化而已。

嘴巴上不說什麽,但他還是覺得,姐姐和家人都不了解自己,他的問題才沒有他們說的這麽簡單,他是認真地在爲此煩惱啊……


~完~

作者后言:
嗯嗯嗯,這是我最近想嘗試寫的一個系列短篇。
這篇是《十》,自然之後還有《二十》和《三十》。
至於《四十》、《五十》和《六十》……就要看我是否揣摩得出來沒有了。

嗯嗯,所以,是的,不是針對什麽族群在寫的。
只是純粹一個最近想寫的概念而已。

其實我原本的如意算盤,是要把《十 · 二十 · 三十》一起寫的,這樣有對比的前提下,會看得比較清楚。
可是,因爲有事耽擱,於是就乾脆拆散了寫。
是否可以順利地寫完,則還要看工作的時間安排。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