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的思想,我的文字,我的空間
  • 884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到底誰有問題?


最近原本計劃要轉換工作環境,但沒想到還沒過去工作,已經產生了一堆問題和摩擦。
於是我深深地感到疑惑,並且開始退縮了。

我總是在想,或許工作方面,我是很不成熟的。
所以對我來說,工作的成就感、薪水、待遇、……全都不是最重要的。
在我看來,工作最重要的,始終是找一班相處得來的夥伴。

不一定要非常要好,但至少要相處得來,並且可以互相扶持。


計劃要過檔的新環境,從一開始就沒辦法給到我這一點。
本來是計劃三個人(我、水銀和安德烈仔)一起過去做。
可是到了中途的時候,由於她無理取鬧和不明究理的挑剔,水銀首先抽身而退了。

那時候,我是抱着趕鴨子上架的心態,覺得無論如何都要撐着頭皮做下去。
到了開始著手一些事情的時候,對方突然間變得很容易胡亂發脾氣,明明是小事,也愛亂摔門、大吼大叫、胡亂説話……
最可笑的是,發完脾氣之前之後,還不斷地和我說,她是個很會控制自己脾氣的人,不管内心有多火滾,表面也可以裝做沒那回事,很高EQ……等等。

我覺得這樣很不好啊,爲什麽説話可以前言不對后語呢?
但我萬萬沒想到,這只是開端而已……


接下來的日子,我簡直就是on-called的。
對方隨時一個電話來,就期待你立刻可以過去幫忙。
已經不只一次和她說,你是否可以提早通知我,讓我準備好?
最低限度,也減低周末要做工的機率不行嗎?
結果,對方反過來痛心疾首+循循善誘地企圖勸導我:我也是很辛苦的,我也是周末要做工,但我為工作付出這麽多很值得啊,大家都讚賞我,說我又漂亮又能幹又專業,現在我至少做到名利雙收……你也可以的,只要你也肯像我一樣這麽付出……
那一刻,我心裏的想法是:幹,這是你自己的選擇,我不想要,並且與我何幹?我就是沒出息,我就是只想要周末不工作,不可以嗎?!
最後的妥協結果,是周末做工,好,但要提早通知。


可是問題依舊源源不絕,於是她轉而在某個星期五早上,突然致電通知我,我需要出門和她一起談東西,而那雖然不是周末,但是公共假期。
我心裏那個火啊,並且和她理論:你事前完全沒有知會我一聲。
可是,對方卻非常堅持,說很早通知我了但我忘記了……
令高堂的,我是善忘,但不是笨蛋,你若有提及的話,我無論如何都會有印像的,最低限度知道那天有事情做啊!
這一刻,什麽東西都喜歡黑白講的性格已經萌芽了。


真正的爆點,在於星期五那天,談了食譜之後,我幾乎是震驚地在現場才知道,對方竟是在談着製作雙語食譜特輯。
雙語……雙語……雙語……普神哪,這不是擺明和咱們自家打對台嗎?!
對方剛開始接觸我們,就表明是想做一個概念很好的英文雜誌,並且手頭上已經有足夠的廣告資源了。
可是事情接洽了一陣子,她莫名其妙地,爲什麽就冒出了一個雙語食譜呢?!
最讓我啼笑皆非的是,對方又是那一句:我提過了,你們全都忘記了。
甚至還說,我們的老闆人老了,所以也忘記了。
幹!!!那麽多人一起患上選擇性失憶嗎?!人的記憶真的有那麽好唬弄嗎?!
這個重點是,我們完全沒有人有聼過,你還有這個計劃!!!


然後,她把這個黑白講特質發揮到最淋漓盡致的時刻,就是在我打電話過去,想和她要個説法及詳情的時候。
言談間她一直極力避開自己不對的部份,反過來指責水銀破壞了她的initial planning、說我們不合作、說只要大家都是同個公司就不會產生這些摩擦了、還說老闆蠢不會想不會算這是個多麽完美的計劃、也說我的background不夠乾淨所以現在開始有二心了、……一句話,什麽都是她講完。
但這些都不是問題的重點所在啊!
重點是,你背着我們,準備先斬後奏地開始籌劃了一份雙語食譜雜誌,而這和你一開始給我們的所謂“Initial Proposal”是完全不同的!
你指責我們不合作、不是同個公司才會產生這樣的摩擦、不會算這盤生意——也全都不是理由啊!計劃原本就不一定趕得上變化,既然已經出現了變化,那麽當然不可以再執著于Initial planning了不是嗎?!更何況,你最初的計劃,是“你的計劃”,你只放在腦海中從來沒有說出來的東西,我們一不會知道,二我們也是有自己想法的人,未必是你想了做了,我們就非要配合你不可!
你要趕那鴨子上架,還要看那鴨子是否願意被你趕上去的不是嗎?!
現在就是不同公司了,現在就是沒打算一起做了——所以現在是打對台了,所以這是沒可能就繼續如你所願“如果繼續順利合併就沒有打對台”的如意算盤了!
這個Plan A是肯定不成了,你難道就沒有Plan B了嗎?
還有,你的所有plan所算計進去的人,你又是否有事先了解他們的意願、詢問過他們的同意,是否願意被計算進去呢?


此外,經過了這段日子算是頻密的接觸,我深刻地發現,她這個人其實極爲好強要勝。
她口口聲聲說,都是外面的人要強要勝,她不是她可以退讓的……
可是,只有什麽東西都想證明自己可以做得更好的人,才會把別人的每一句話都扭曲成那個意思吧?
例如,她很高興地說自己有個很好的marketing plan,可以幫新書省掉廚師費,還交待我千萬不可以說出去。
我聼完了之後,冷靜地告訴她,我們已經在跑着了,結果她的第一個反應,是跳起來説:你要知道,我不是這個業界的人,我並不熟悉,我可以想得出來並不簡單,我是很用力做了很多research才想到的,我簡單嘛我……云云。
於是,我只能很無奈地告訴她:小姐,我現在不是要和你比誰厲害想出這個計劃,我只是要告訴你,因爲你要我別説出去,但我們其實一開始就有在跑這個計劃了,萬一以後被你知道了,你一定會誤以爲我們是偷你的概念對吧?我現在只是在澄清,以避開一個在未來可以預見的誤會,而不是要比誰厲害——應該說,這種事情根本沒什麽好比較的,不是嗎?
解釋之後,她才悻悻然地沒有再繼續不斷強調自己有多辛苦地去構思marketing plan,但也沒有爲了這個誤會而道歉或者表示自己誤會了什麽的……只是就直接轉開話題。

***********************************

於是,經過了這些日子的相處,以及這兩天,她做了會打對台的事情之後,卻又開始不接我的電話,我深刻地感受到,我無法和這個原本應是未來的同事相處,同時對方太多的做事方法,是我無法接受的。

她不接我電話,也不願意見面談開事情,反而是透過安德烈仔,非常粉飾太平地探詢我是否還會按照原定計劃上班,安德烈仔只是說“可能、應該吧”,她也就直接當成positive的答案,讓安德烈仔轉告我說那就按照原定計劃上班——僅此而已。


僅此而已個屁啦!

我還沒有正式上班,已經有這麽多摩擦了,而你又不想談開,發生事情了也只想粉飾太平,我沒辦法接受自己和這樣的一個人一起合作啊!

每個人的要求都不同,是的,可能對你來說,不管發生什麽事情,只要你還有工作,還可以繼續投入工作就可以了——而你向來也是這樣教導身邊的員工。

但對我來説,這是不可能的,因爲我對工作的基本要求,就是要找個舒服的工作環境,而舒服的工作環境裏,最重要的就是處得來的同事!!!

你給不到我這一點,而且可以預見的是,未來你也不可能給到,因爲你本身就不是個好相處的人!至少不是我的標準裏“好相處”的人!


而,若要從一個局外人的角度來看,則是從你錯看水銀開始,就已經下錯第一步棋了。

一子錯,滿盤皆落索。

於是現在的局面,由不得你來掌控了;而我,則從來就不是握有控制權的哪一個,但我現在只是不想再隨你起舞了而已。

你其實根本就不了解我們的底綫和性格,卻總是只要很方便地,希望把我們convert成你要或者你理想中的人,覺得這樣就很方便了。

但你覺得很重要的東西,我真的不覺得很重要啊!若你說,當初你也是這樣的人,但隨着年齡增長而改變想法了,那我只能說——你原本就不是那樣的人,或许那時候你也只不過是對那樣的人、性格和生活環境有着憧憬而已,但你始終不是那樣的人,那始終不符合你的性格,於是當客觀環境改變之後,你的本性就會讓你第一個放棄的你的憧憬,而不是你的本質。

你可以否認,你可以說,因爲我還沒到那個年齡,所以我可以說這種大話,你也可以繼續說,我這人就是太天真太情緒化太不可理喻太孺子不可教……但不管你怎麽說,這世界上始終有些東西,不管你覺得是如何地不重要,還是有人會緊緊抓着死不放手,即使會跟着一起溺死也甘心,我想這是你終其一生都不會明白的事情之一吧。

***********************************

原本開開心心地想合作,想要公司有不同的發展,想要挑戰不同的領域……
沒想到到了最後,卻落得個如此決裂的下場,我想她也不好受,因此才拒絕接我的電話。

到了這個地步,我其實開始深深地同情可憐她。
在我看來,她實際上是個很可憐的人,她言談之間,只懂得用名利來留着身邊的人;當遇到人際關係上的問題時,她也不懂得該如何處理,所謂的“曉以大義”,也只是和別人分析名利所得;她拒絕和人交心,因爲她的教育、環境和際遇告訴她,交心代表把弱點坦蕩盪地顯露給別人知道。

但凡可憐之人,也必有可恨之處,只是在於我是否要去恨而已,而我一般選擇不恨——恨一個人,是要花費很大的心力在那人身上,若我肯花等量的心力,已足夠我再去愛另一個人,何苦爲了一個不值得的可憐人花費這一份心力呢?

討厭一個人,也是一樣的道理。


是的,可能再過一個十幾二十年,她可以嗤笑我,說我抓得那麽緊那麽死不放手的東西,能帶給我什麽?可能什麽實質上的東西也沒有,一點也不如她!

但我可以很肯定地告訴她:沒關係,我甘願。

是的,我向來覺得,人終其一生要看透的那些三個字道理,就包括了“我甘願”。


做出了什麽抉擇、放棄了什麽堅持、錯過了哪些邂逅、失去了什麽東西、選擇了哪一條道路……這些想法後面所帶來的未來、結局和後果,全都要自己甘願接受。

在我看來,她就是曾經做過選擇,卻又不甘願,但也已經無法追回,所以才會如此努力地去嗤之以鼻,並且努力在同化身邊所有的人,不爲什麽——只是要説服自己,這是正常的。

這樣一來,她才可以給到自己短暫的“甘願”。


於是,無論明天對方是否接我的電話,若是態度再沒改變,我也決定不接這個工作,並且拒絕她口中所謂“名利雙收”的工作了。

是,她大可以去向整個業界、全馬來西亞,甚至全世界去說我笨、我不會想、不識好歹、沒有遠見、無法成就大業……

都沒關係,因爲我就是這樣的人,她也沒說錯。


我不過就是,想讓自己往後的日子,繼續過得舒適一點;想要自己往後想起這個抉擇,甘願一點而已。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