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海無涯

關於部落格
我的思想,我的文字,我的空間
  • 882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感冒了


每次感冒的時候,都要讓身邊的人特別頭痛。

因爲他們會看到我每隔幾分鈡,就抓起衛生紙製造噪音、垃圾和污染。
要抓我去看醫生嘛,又總是被我用各種歪理和詭辯駁回去。

當然歸根究底,就只是我個人非常排斥醫生和藥物——尤其是西藥而已。
再來,感冒一般要戒口,我雖然會少吃,但卻不會特別戒口,於是感冒特別難痊愈。


感冒的時候,最辛苦的是鼻塞的問題。
堵塞的呼吸管道,在躺下來睡覺的時候,總是輾轉難眠。

最討厭的,不是難以入眠,而是輾轉難眠之間的掙扎,睡意濃厚卻又不時被咳嗽、鼻塞、口干擾醒。
而水銀最怕的,是隔天醒來成爲少數因爲塞鼻子呼吸不暢而死的人。
不過我告訴她,我沒這麽幸運,所以不用擔心這個問題。


我真正最怕的,只是西藥水。
尤其有咳嗽的話,最討厭的就是甜膩得喝一口就讓我頭暈欲嘔的咳嗽藥水。

小時候被母親押着去看醫生的時候,總會任性地向醫生要求藥丸,醫生總是不理會直接給藥水——原因是因爲咳嗽藥沒有藥丸的。
然後每當要喝葯的時候,母親就要用來抓的。
於是我也不喜歡總是欺騙我說“好吧給你藥丸”,但打開來總是有罐或粉紅或綠色或褐色藥水瓶子的醫生。

和朋友討論之後,卻意外地發現,其實大多數人都不討厭喝咳嗽藥水。
最後我只能獨自和可怕的咳嗽藥水抗戰。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