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海無涯

關於部落格
我的思想,我的文字,我的空間
  • 882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2011至2013年(上半年)狀況總結

 2011至2012年的上半年(七月前)算是我人生起伏最大的一個轉折吧?

首先,2011年2、3月期間,我終於受夠了那一任老闆沒事就愛拖欠我們的薪水,而且是可以一直拖欠長達四、五個月,到了最後只是我的薪水,也積欠了超過一萬五千令吉上下,我這麼能熬,我也覺得很驚訝。

於是2011年3月16日,我加入了大馬一家從創立開始就備受異議的日報媒體,正式一圓自己想做個 “記者” 的媒體工作者目標(是的,我人生其中一個夢想,曾經是想成為戰地記者,但現在我很肯定我做不了……)

2012年4月30日,我結束了短暫的記者生涯。

不是說不愛這份工作,坦白說,我覺得這短短的一年經驗,是我人生工作中最快樂的工作日子,我認識了許多風趣幽默又非常有同行愛的媒體朋友,大家聚在一起拼命趕新聞稿、一起罵政客(喂)、前輩的各種指點和照顧,同期們的大家一起歡笑的日子,我真的感覺非常快樂,連水銀也說:「你做這份工這麼快樂,放棄不覺得可惜嗎?不會後悔嗎?」

可惜,是真的非常可惜。

但不後悔。

我只是遺憾,我認識這份工認識得太遲,在我接觸的時候,我人生已經進入另一個階段,那種忙碌得幾乎沒有私人時間和喘息空間的工作,已經不再適合我。(薪水我是絕對不提,因為近期我已覺悟,人生總是很難賺到 “人類” 自己覺得足夠的金錢)

我應該在剛踏入社會時,就嘗試接觸 “記者” 這份工,那我才有機會逗留更久一點。

不過人生總是有各種矛盾點,總是有錯過的和獲得的,想想若是我太早接觸 “記者” 這份工,也多半無法和部份同期記者成為好友,這麼一想,就覺得真的是冥冥中自有安排,不由得你不信。

無可否認的是,離開的原因很衝動,也就是受不了其中一位上司的無法妥善安排我的工作表,導致在她的安排下,十次有八次我會中早上九點一個工、下午六點另一個工,導致我必須超長時間加班,或者在塞車長龍時段,要求我30分鐘內飛身抵達必須塞足1小時30分鐘才能抵達的工作地點。

但現在細想下來,我只能說,這也不是她的錯,畢竟報館就是有這個問題,這是一個整體大環境的問題,所以老人家常說 “吃得鹹魚抵得渴”,她沒有做錯,因為也有其他人覺得問題不大,我也不覺得我要求有 “私人生活時間” 有任何錯,只能說我 “抵不了渴”。


離開媒體後,放了自己將近半個多月的長假,進入了另一家公司成為更短期的 Copywriter。

至於到底有多短期?

就維持了約兩、三個月,夠短了吧。

離職的原因更簡單,又是遇到了一個會拖欠薪水將近兩個月的老闆。

這次決定再也不會笨下去,於是有機會就立即離職,沒找到工作也堅決立即走,不會再信任這種會拖薪的老闆,即使我每日的工作就是待在辦公室無聊寫自己的小說寫freelance文案然後還拿3號開始的底薪(不扣除EPF之前),也堅決不會再熬着看老闆鼻孔施捨薪水。

至於公司底細的各種不清不楚和戲劇性辦公室事件,我也不想在此贅述,反正有追我噗浪河道(是私密的河道)或常見面的親友群,都會知道事情來龍去脈。

例如會有來自中國的客戶拿鎖鏈綁公司大門,例如老闆的男性秘書會被兩位黑道挾持並且毆打,例如……反正諸如此類的事蹟,實在讓我嘆為觀止。


接着辭職又順利找到工,無需擔憂斷炊問題,就去了越南旅行兼再次放自己長假,短短的一個2012年,我就分兩次放了自己將近兩個月(但未到)的長假,我向來貪逸愛安樂的人生中,還真的從未試過這麼高潮迭起的職業轉換期。


新公司再次投入之前被新聞媒體前輩戲稱為 “風花雪月” 的食譜製作,做回熟悉的工作領域,也終於讓我找回生活步調。

這一年內,也見到了朋友投稿成功、陸續開始出書,羨慕之餘也給自己訂立新目標,但當時也只是閑閑慢慢的寫,直到2013年年初,收到台灣的姐姐Whatsapp告訴我——她的新年願望是,希望在今年內看到我的書寶寶。

為了激勵自己,所以我也決定把姐姐的新年願望視為我的新年目標,希望在2013年有機會出版自己的書寶寶。

決定之後就卯起來寫,陸續投稿了三、四次也被編輯退稿了三、四次,但我真心覺得獲益良多,因為是透過水銀的關係,編輯給了我許多實用的意見和修改方向,也讓我理解到寫小說真的是一件比我想像中還困難,並且要求很高的事情,人生中又收到了寶貴的經驗、意見和錢。(近期朋友們都戲稱,有人認真給自己的文意見回饋,是 “塞錢入口袋”)

這就是我2011年至2013年的職業和目標。

同時,由於想追求更高更好的薪資,所以待一些債務還清之後,我也準備去正式學英文,希望語法可以達到專業商用標準。

**************************************************

私生活方面,2012年最大的轉換就是和妹妹一起買了新家,2013年6月(還未到)開始正式成為有殼蝸牛。

人生和友情方面,在2012年也是和水銀有着最多衝突、情緒最不穩定,幾次吵到兩人都受不了,一直大喊分居(喂)……於是2013年6月,在我確定搬入新家的日子後,我們終於確定分居(喂啊),但絕不是因為吵架的不歡而散,而是依依不捨的比較有種……“天下無不散之宴席”的寂寥感吧?

人生難得一知己,談妥分居時,我以為我handle得到那種寂寞感,妹妹和娘親一直問我:「你捨得嗎?不會寂寞嗎?」我一直表示「沒問題」,但這幾日終於正式搬進去新居住之後才知道——原來還是會寂寞。

她是我知己的位子不變,我們一起做過許多蠢事,有許多可以拿出來嘲笑對方的事蹟,也是我妹妹以外唯一一個有耐心和我吵了很多次之後,越吵感情越好的人,只是有些事情有些東西,分開對兩人真的未必是一件壞事。

分開住的主要原因在於,我們畢竟是生活習慣非常、非常、非常不同的個體,她有她的想法和習慣,我有我的執著和喜好,我們彼此尊重,卻又因不想委屈對方而陷入一個自己辛苦的惡性循環,最終雙方決定分開住才能繼續維持和加深這份友情,所以世界上真的什麼感情什麼情況都有,未來若有孩子我會讓孩子認她做乾娘,然後孩子遇到什麼少女少年情懷的糾結就有現成諮詢輔導者了(喂)。


另外,今年也在和水銀的相處中,被娘親罵醒,指出有太多事情我一直take for granted(視為理所當然),例如我犯了一些唯我獨尊症頭的腦病,因為非常討厭水銀的一個朋友,結果她因為對方前來去聚會,而導致我必須在出差的一天另行找人載我去公司,而我的問題明明獲得解決,卻還是堅持和她鬧不開心,因為我覺得我在意的不是「麻煩到自己」,而是水銀是為了一個「我討厭的人」而導致我不便……看完有沒有覺得我病得很嚴重?

如果我坦白說,這件事我記恨在心足足一個多月,大家就會更清楚知道我已經病入膏盲。

現在反省回來,我已經不去在意她的那位朋友的言行舉止,也不再討厭那個人,說我放下屠刀也可以啦……(喂)……我有我偏差的地方,現在仔細回想,只能說自己有些小細節太執著,對別人說的話和用詞遣字也會十分在意,會無限放大到太辛苦自己也為難別人的程度。

只是我也沒辦法說服自己「不去在意小細節」,也永遠不會理解「說話不經大腦」這種人,畢竟我就是個很執著小細節,覺得生活瑣碎小事才是最能看出一個人本性的人,也覺得脫口而出的話是一個人內心最真實的想法。

但我只能說服自己——就算如此,我也不該以生活小事斷定一個人是否重視自己,以及就算再怎麼討厭另一個人,也不會再以謾罵的方式去說嘴,只是默默地遠離,或偶爾嘴碎就好了。

我覺得憤怒中可以忍耐着不口出惡言的人,真的是非常了不起,而最辛苦的時候可以忍耐住不衝動行事的人,也實在是非常了不起,這些全都是我需要學習的事項。

絕不謾罵輕視或口出惡言,這是我給自己的遲來的2013年人生目標。


還有,也只能說,我這輩子是無法去欣賞開口就自稱「我說話很直、很容易得罪人,得罪你了別見怪」的這類人——不是說我有問題,你不能告知我,我其實很喜歡朋友告訴我我哪裡做錯了、哪裡還可以再進步,真心的。

只是我覺得,近期「說話容易得罪人」這件事,已被許多人濫用來合理化自己的行為,讓他們一再容許自己給自己發免死金牌,隨處去「得罪人」,說話不經大腦,並且攻擊傷害了別人導致別人遠離他們之後,還要靠夭別人「小氣、不能接受批判」……

我希望朋友們和我的交流,可以在最低程度內過濾整理了自己的想法和用詞,也對一些事項做了研判和功課,才來告訴我你的意見和想法,太衝動或在不了解狀況就隨口說出來的東西,真的會傷害到我,或讓我感覺被冒犯,我近年是覺得自己已經聽夠了這種藉口,目前為止的免死金牌也都悉數發完了給親友(所以親友們請安心)。

不過,我是個徹頭徹尾的「對人」不對事傢伙,內心自有自己對友情的衡量,但若硬是要訂個標準……大概就是你的噗浪河道上,若能見到我的私密河道上的噗,或你擁有我真身FB帳號戶口,那麼你就是我最基本的「對人」對像(有夠模糊廣泛的範圍)


最後一件私事,也是2013年願望——有個讓我很有好感的對象,希望可以有機會發展下去。

2012年年尾時,是曾經有個欣賞的新聞媒體前輩,當時是真心欣賞也有好感,但相處下去反而不來電了,只能說年齡和興趣差距甚大,難免就是有點代溝,這是第一點。

此外,和對方的相處,也直接就進入沒有任何驚喜的刻板約會模式,我著實無法想像自己和這人一直相處下去的感覺,我不期待生活中不時要給我驚喜,因為我會嚇到,也會覺得很累,會想要回報對方,並且我天生真的不是個浪漫種,自母親懷胎開始就沒有給我內建「女性情懷總是詩」這軟件。

但我會很期望對方可以讓我有「細心照顧我」的感覺,例如某個來約我的星期六早晨,會在我最沒想到過的時候帶早餐給我,或者一起出外找餐廳吃東西,希望盡量是對方抓主意(我其實很討厭要去思索『吃什麼』這件事),這就足夠了。

於是我也只能說,和前輩一起出外吃東西,對方總是讓我抓主意,其實也恰巧磨去了我的耐性……這麼說大概有人覺得我很五行欠打,但這真的是事實之一……(來人把這個身在福中不知福的人拖下去狗頭斬伺候!)

(突然覺得自己的要求都很微不足道……Orz)


這就是我重開部落格後,回顧這幾年所發生的事情,累積後重溫的一些想法。

未來會盡量恢復多寫部落格的習慣,舊雨新知歡迎繼續來玩。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